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南游三月  

2008-08-23 16:36:10|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游三月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一  车中伴月

紧随着南驰的列车,她像一泄清泉,以轻盈、柔软的纤指,缓缓地拨开被夜值的列车员放下的绿色窗帘,顽皮地歪了歪嘴,匆匆挤进已经充满酣梦的车厢,用她温湿的唇,贴在我赤足的脚趾上、脚背上、脚弓上,然后又小心翼翼地触摸我的腿,我的平放在两侧的手。

西西粗粗地,若即若离地,好象要把我弄醒,又怕惊动了我的沉睡;仿佛要告我什么消息,又怕我不感兴趣。

终于,他熨帖*到我的上额的皱纹,触了触我昏睡的眼帘,滑过我的双颊,停留在我的唇间。

我醒了,是石头铸成的我也醒了,她给石头注入了灵魂;她给石头敷贴了血肉,能不醒么?还能在冥中做蝴蝶泉中的蝴蝶梦么?

南游三月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好一片清澈明媚的月光!她把我整个儿拥在怀里,拥着我的头、胸、手、脚,这月光,是全息的,因之她还拥着了我的心,我的肺,我的精神,我的魂魄。

在这亲爱如母亲,体贴如恋人的怀抱里,我又朦胧欲睡,在这宁静的月夜中,在这至高无上的人生永远的襁褓里,无生死之界,无荣辱之分,无美丑之辨,无阴阳之隔,只有和平与安谧,只有和谐与统一,泯灭了一切差别的境界,也即是至尊的境界,人若得此,更何求哉?

也许,她以博大的胸怀,也挤进了所有的窗棂,照看着所有的沉睡未醒的人们呢?也许,她正毫不吝惜地把她的银光,尽情挥霍,遍洒人间呢?

我轻轻地挣脱她的手,站起身来,在车厢过道里悄然走过,我要看看月光的柔情,怎样去凝结新的故事。

各种睡姿的人们,正发出轻微的呼吸,竟完全不理会月光的追踪与抚弄。是的,他们睡着,他们没有意识到月光的价值。

走完了十几节车厢,才发现只有我,在感受着她的爱情;只有我,在仰望着她的高洁;只有我,在与她作着无休止的深夜的对白。

 南游三月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二  云南观月

列车疾驰,把一片片的田野、一座座的高山甩在身后,当空,一轮皓月安详而闲适地普照着大地,俯视着人世间的繁忙与纷乱,冷瞥着大地的突兀,山川的寂寥。

“现在已到达云南地界了!”邻座不知哪位旅客在悄悄自语。

立刻,鬼斧神工的云南山峦突现在我的眼前,排山倒海,奔涌不息。远的如一尊坐佛,屹立不动,近的似一扇扇圆形的穹门,任列车蜿蜒穿行。

我心中的月亮,从来都是文静不动的,她是那么地柔和、那么地娇媚,难得动容。而现在呢,却不同了,她完全变了!我分明看见月亮一反常态,变得如此地年轻、如此地活泼,她调皮起来了,时而会藏在一柱天峰的背后,仅露出熹微的光彩,时而又跳出两山之间的平川,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中奔驰,她时而在山头之间跳耀*,滚上划下,时而在山坳中一闪而过,使我目不暇接,不及捕捉。她恋恋地抚弄着弯弯的河水,在平静的水中端详着自己的倒影,以为是在孤芳自赏,却不料被我窥去了究竟。她在茂密的树枝中匆匆地穿行,想与谁幽会,又怕暴露了自己的身影。却不想我紧随其后,识破了玄机。

啊!云南的山月,既不象城市中那么的高洁、神圣,远离尘嚣;也不似农村中那么的白净、渺远,不食人间烟火;既不象冬月那么的清高、冷漠,拒人千里之外,亦不似十五那么的纯黄、温暖,还人一片理解。

云南山月,表现的却是月亮的另一面,从未知晓,从未领略过的另一面!要是不来云南,要是不夜入云南,要是不在火车上观赏山月,怎会知道她还有如此的风流倜傥,如此的风采奇缘,如此的活泼天真,如此的顽皮淘气呢?

啊!我想,月有她的两重性格,正如人也有人的两重性格,这第二种性格的产生,不在她的本身,而在客观的环境,环境出现了,时间成熟了,即使月亮也会变换了她的颜面,更改了她的姿态,叫你无限惊诧,刮目相看。

要不是山连山的云南地形山貌,何以月亮会变得如此活跃天真?要不是火车的风驰电掣,何以月亮会变得如此刻无暇止?要是我静坐家中阳台,要是我从未来过云南观月,何以看到月亮的隐藏,月亮的徘徊,月亮的无动机的东行西至,无意识的依云伴星,依山傍树?

 南游三月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洱海问月

大理,以“风、花、雪、月”著称,即为下关的“风”,上关的“花”,苍山的“雪”,洱海的“月”。风,四季不同,四时不一;花,春兰秋菊,夏荷冬梅,也不相类;雪,有大如席的“燕山雪花”,有飘飘洒洒的小雪,也因地域不同,初终不似而呈现出不一致的特点,唯月,全人类只此一轮,全中国共此一弯,怎见得洱海之月,就成为大理的一景观呢?

我不明白。我想去看看,洱海之月,究竟特别在何处,兴趣在哪方?

南游三月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翻翻日历,刚好是阴历十五,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料想晚上到洱海赏月是无疑的了。不想晚饭后,北面天空乌云顿起,把大理的上空遮个严严实实,接着瓢泼的阵雨倾将下来,把我的游心赏兴,浇了个透心凉,只好闷闷地坐在洱海宾馆的房间里看电视。约十一点种,伸手去关窗,准备睡觉了。忽见一轮艳月正堵住了我的窗口,以醉人的光环,把我照得通体透亮,我忍不住伸触手去,宛然触及到她的圆润的臂膀,亲热的面庞,我醉了。

圆月挣脱了我,忽地乘风归去,飘兮忽兮,悠然逝去兮,不一刻,即挂到天空的尽头,躲在云层后,半遮春面,半露柳眉,回首朝我嫣然一笑。

我顾不得关窗,连忙套上长裤,趿上风凉鞋,带上房门,跟了出去。

出了宾馆,但见天,像是被人用刀切了一半,有月亮的一半,是彩云追月,无月的一半,是黑锅一般,且依然在下着细雨。任凭细雨挠首,脚踏泥塘,我匆匆朝明月高悬的方向走去,她,正蹒跚在洱海的上空。

毕竟已经夜深,农历六月十五的大理,是凉风习习,分外宜人。我抬头着迷地看着那轮银月,脚下不紧不慢,跨着阔步,月亮保持着与我三五步之遥的距离,亦步亦趋,近在咫尺。

“你就是我家乡与我须臾不离的月么?”我鼓起勇气,问道。“怎么千里迢迢跑到大理来了?”

“你鄙视你故乡的与我形影不离的你么?”她突然也开了口,“怎么千里迢迢跑到大理来了?”

“人生到处何相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我说,“到哪里,依然故我。”

“江上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月说,“千万年,是你先见我,还是我先照你?”

像是参禅,像是梦呓,互相携手,来到洱海,她靠在天际,我坐在洱海边,她以洱海为鉴,恃姿色之秀丽,倚光彩之照人,嘻嘻地笑出了圈圈的涟漪。

“你高挂天空,何不降临我的环抱之中?”我问。“若即若离,若明若暗,若隐若显,若实若虚,美之甚者也。”月说。

“你既不来我怀中,何不翩然飞天而去?”

“由来已久,去则无踪,天天都得一见的,一旦消失,如何忍得?”

“我眼前有二月,天空悬挂之月与洱海沉璧之月,何者更美,我写洱海问月之文,是写空中月好,还是水中月佳?”

“空中之月,可远观,可同行,高不可及,是空。水中之月,似镜里之花,可赏玩,可吟咏,一微风,一投石,便怦*然破碎,也是空。两者皆空,菩提之枝,何美之有?”

……

我们相视而笑,不再言语。夜深了,我枕苍山,铺洱海,卷青云,携二月,但觉心旷神怡,未知今夕何夕。 

 

  评论这张
 
阅读(10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