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黄山北海观月出  

2008-08-23 17:30:56|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山北海观月出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凌晨,我推开黄山北海宾馆的大门,朝天上一看,只见北海上空,繁星满天,象闪亮着千万盏都市的街灯。

我急匆匆裹件大衣,朝一个小山岩爬去,拣个“制高点”坐下。不一刻,这里已经人影幢幢,“座”无虚席了。大家不约而同地熄了电筒,轻轻耳语,生怕打破了这山间的神秘的寂静。因为,真的,这里的天,是离我们太近、太近了。一颗流星,就从我们的肩头划过,悄无声息地坠入云海中,可惜光线太暗。看不真切,否则,一定会有圈圈涟漪,一直卷到被云海浸没的我们的足边。

荡荡乾坤,只有东方一隅,越来越薄,越来越薄,薄得变成了一层灰白,黎明,最初一定在那里破晓。

突然一个尖细童稚的声音喊道:“看!快看!太阳露出头发来了!”

大家象得到号令,呼地站起,努力搜索。“哪里?哪里?”一阵兴奋、惊喜的询问,象山风抹过松林。

眼力最好的人终于看出来了。果然,在天地相交的夹缝里,有一星黄而带红的点点。看见了!都说看见了。

但即刻就有人反对:“天还这么黑洞洞、朦朦胧胧的呢,如果太阳要出来了,会这样吗?”

是呀,是呀!整个大地还沉睡在梦中,嶙峋的山崖还只能辨别也个鬼影似的轮廓哪!

“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都坐下吧,早着呢!”一位声音重而沉的中年人说。他一定见多识广,不为一班青年人的无知谵语所惑,仍然坐在林立的人丛当中,怪不得那万无一失的腔调好象是从钟罩里发出来的。

“早?跑到这里来喝山风呀,还不回热被窝里睡觉去啊!”有人乘机打趣,引起一阵哄笑。

“那……是月亮……”恢复安静后,在我背后什么地方,一位操湖南口音的少年怯生生地说。他话语虽轻,可全体都听见了,下意识地一致掉过头去,但丝毫看不出他究竟站在哪里,怎样的面貌。

“月亮?别说笑话了。”“万无一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东方红,太阳升,谁见过东方发白,升起个金晃晃的大圆月亮的呢?嗯?!”说完,他“咯咯”大笑起来,俨然带有报复的意味。不少人也都附和着笑了。小山岩上充满了快乐的气氛。

也是,人说:“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我们这些城里长大的人,在十五的夜晚,也曾目送皎洁的圆月从绿化区的树丛中冉冉升起,挂向中天;晴朗的早晨,也曾迎接太阳从高楼的建筑脚手架中探出头,朗照万物。然而,哪里见过日月结伴。一早先后从东方步入人类世界的呢?

但,叽叽喳喳的青年人马上又陷入沉默。因为那天际的黄点并不理会我们的各式否定,依然浮出,而且越来越大。当然,这不是太阳;如果,又不是月亮的话……

“莫非,是飞碟!?”坐在我前面的一位姑娘悄悄对身旁的男朋友说。于是,小山岩震动了:“UFO!”

有人劈劈啪啪打开照相机盖,等待着这“不明飞行物”的降临。

大家传说着飞碟降临时,手表变慢、胡子猛长的故事,不由得时时低头看看自己的夜光表,或者细细摸着脸上还不大硬的绒毛毛。有人描绘着外星人矮个子、圆身体、细毛脚的可怕模样,不觉使人心中微微发怵。

然而,“见多识广”的那位又忍不住了:“什么飞碟?我到过那么多地方,从来没见过——迷信!”

“你没见过就没有了吗?”有人反驳。

“没有实践过,就能道听途说吗?”中年人毫不相让。

“那你倒说说,现在这个是什么呢?”有人沉不住气了,带有明显的气恼。

“……”

晨曦微露,那黄色的不明天体终于刺破天幕,呈现在东方。两只弯弯的角儿朝天翘起,宛如被云海的浪涛掀起的小白船。

    除了固执到连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的人,全体都承认了:今天,当太阳将露未露之际,一弯细细的、眉黛般的月牙儿确实抢先一步冲过了地平线。

“奇怪了,奇怪了!那么太阳也从这同一地方升起吗?”

“不!太阳升起的地方,还要偏左一点。”背后的少年又怯生生地开口了,“今天阴历二十八,月亮朝地球的一面只有东边一线为太阳照亮,叫做残月。连接月牙儿两个尖尖的垂直平分线和地平线的交叉处,就是太阳要出来的地方。”果然,那块天际已经染上淡淡的胭脂。

“奇怪了,奇怪了,这倒是难得看见的有趣的事儿。”中年人说。是啊,是啊,确是平生第一次看见,大家庆幸着自己的运气。

“不!每月月底都是这样的。但是,太阳一出,就把月光吞没了。所以不在凌晨,不站在高处,是看不到的。”

哦,哦,原来如此!想不到本是司空见惯的天象,我们却自信自己的经验而差点被蒙蔽了。

接着,那少年又为我们念了一首他们家乡的农谚,这回他用了普通话,而乡音,依然那么浓重:

“初三、初四娥眉月,十五、十六月团圆。

十七、十八,杀鸡杀鸭,二十一、二、三,月出半夜间。

二十四、五,月出五鼓,二十七、八,月出清早成根发。”

啊,勤劳的人民,起早摸黑,披星戴月,早已把这月相的盈亏消长,融入这诗的语言,说得多么朴实清楚,又是多么美丽易记,琅琅上口哟!大家默默地背诵着,理解着。

不一会,金光喷薄,万山尽染。云海翻腾而凝滞,清松凌空而不动,天地高远而清纯,自然静穆而伟大。我们凝神屏气,等待着大地的更新。

我微微四顾,想找到那个怯生生的说话的少年,“万无一失”的中年,以及略略发生龃龉的青年。但是,谁也没有再开口,我终于无法找到黑暗中说话的不相识的旅伴。

小山岩上,观日的朋友们情不自禁地牵着手,搭着肩,互相挨伴着,转过脸来,报以慰籍、平和、友善、亲切的微笑。

“您早……您早……您早!”

母亲醒了,山谷里,久久回响着儿女们的衷心问候。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