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抄家(3)  

2008-09-26 09:47:10|  分类: 小说酱油瓜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紧接着,头上就冒出汗来了。

当时没有人管我,我就穿过人群,一 一 找去,结果看见母亲坐在厨房里的小凳子上,她的旁边蹲着一圈人,似乎正在跟她说着什么,在地上还摆了一杯水。只见她脸色蜡黄,脸上淌着细小的汗珠。

“她发病了!”我头脑里马上闪出一个不详的判断。

我心里一急,分开众人,大声喊道:“妈,你怎么啦?”

众人听到我的喊叫,齐刷刷回过头来看我,刚好与我打了一个照面。

这些人大多都穿着军装,其他不穿军装的人则穿着工厂里的蓝色的劳动服装。他们的表情都十分严肃,其中一个直起身子来,直视着我,问道:“这是你母亲?”我连忙说:“是的,她……她是我妈妈,她有心……心脏病,你们……你们能不能……不要围着她,她一紧张,就要发病,会晕过去的!”我结巴着喊道。

母亲看着我,向我点点头,轻轻摇摇手,说道:“不要紧,还是早搏,等歇就会好的。你去看看……”她没有说看什么,只是向外边指了指。我知道,她是不放心爸爸,要我去看看他,我想,她现在一定是不能随便走动的了。

我点着头,脚下却离不开她,不知如何是好,我觉得仿佛天要塌了,本能地就向窗外看去。是的,窗外已经没有了一丝光线,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完全黑掉了,像是从天空中扑地倒下了一桶墨汁。而在这墨色的笼罩之下,眼前只是晃来晃去的闪耀着一个个红色的光斑,光斑的中心是三个字的袖章,上面写着“造反队”……

“去呀!”母亲似乎是拼着最后的气力,但是声却是那样的沙哑,像喉咙被人用手卡住了似的。我刚想迈腿,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吼:“别走!”,随后,一个戴着解放军帽的高个子挡住了我的去路。

他穿着军装,腰间还系着宽宽的武装带,显得十分威严。

穿军装系武装带是当时革命的象征和时尚,年轻人特别喜欢。上星期,在学校我就亲眼见到从北京下上海“点火”——“点”革命造反之“火”的革命小将就是这样的装束。给上海未开化的人们上课的是一个女将,走到讲台前,二话不说,就抽出她腰间的武装带刷地抽了一下讲台,“啪”的一声十分响亮,听讲的人都吓了一跳,然而,却再也没有人敢说话了。武装带拍打桌子相当于古代衙门县官老爷拍惊堂木的作用。

高个子似乎是露着双排雪白整齐的牙齿在对我笑着:“小弟弟,不要怕!我们是跟着毛主席,造地、富、反、坏、右、资的反!你妈妈没有做什么坏事,我们不会难为她。但是你的爸爸却是双手沾满了劳动人民的鲜血!你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你是党培养大的!你应该划清界限,站到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这一边来!站到我们无产阶级这边来!”

我傻傻地听着,我觉得他讲得很对,是的,我是拥护党和毛主席的,我要划清界限,站到革命派这边来!我应该这样做!我心里这样想,也就朝他看着,点着头。

其实,自从进入高中,开始懂得自己出身不好以来,我就一直在努力地要站到无产阶级这边来,可以不知道为什么,总也是站不成。出身好的同学并不信任我,班主任不信任我,团支部也不信任我。似乎脚底下的土地会动,只要我走到无产阶级这边来,脚下的土地就变成了资产阶级的领地了!

“我知道你一定是会帮助我们的。”他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道,把我从思想的闪回中拉了转来:“我们相信你,你还小,你是我们团结的对象。”

他在对我说话的时候,我却看着妈妈,妈妈在对围着她的人们解释着什么,但是旁边的人们似乎也不相信她的话。

突然,围在她周围的人齐刷刷地掏出了毛主席的语录,站得笔直,对着妈妈齐声朗读起来:“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基本的原理……”我早就会唱这首语录歌了,我想,我们相信党也相信群众,但是党和群众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们呢?

走神的时候,那个高个子推了推我的肩膀:“你叫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我又想从人们的缝隙中看一眼妈妈,但是,因为读语录的人们太多,已经没有可以偷窥的缝隙了。

“我叫?我叫严自由。”我说道。

“你现在去吧,等会儿我来找你,我们要得到你的帮助。自由……”他重复着我的名字,他把我向外一推,我就顺着这把劲朝前头房间跑去……

到了前头房间,我才发现,原来那里已经成为一个阶级斗争的战场。

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张小小的方凳子上了。由于凳子太小,刚好放满了他的两只大脚,以至于他没有任何可以挪动或者更换姿势的可能。他人本来就比较高大,这样一来,整整比别人高出了两个头。

他的眼镜没有了,低着头,鼻子尖上的汗珠聚集在一起,成了一颗亮晃晃的水珠。在太阳穴的两旁,留着两道细细的凹印,那是戴眼镜的痕迹。但是现在,鼻子上的眼镜却横躺在他的脚前不远的地上。一个眼镜片已经四分五裂,剩下的那只,在房间顶灯的反照下闪着幽幽的光。

一个戴着兰色干部帽子的人正在揭发他的罪行:“……你们不要看看他一付慈善面孔,其实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地主、大资本家、大反革命、大特务!……”

就在这个人大声揭发的时候,跑出另外一个人来,给父亲戴上了一只黑色的如带孝般的黑袖章,袖章上面用白色油漆写的是:“大地主”、“大资本家”、“大反革命”、“大特务”四行字。

我看到这些头衔,一阵寒冷,从头一直灌到了脚心。别人一个头衔已经够受的了,父亲居然有这么多,会怎么样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