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梦境?  

2008-09-27 21:53:13|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条白白的小路,是的,是那种刚刚开发的农村城市结合部才有的小马路。隔十几步就有一盏路灯,是那种昏黄的路灯,曾经有过马路天使游荡其下的路灯。

马路的一边是一堵高高的院墙,粉白色的,院墙上好象有黑色的瓦片。墙上依稀有那些顽童的杰作:“王侉子是个大流氓!”“孙小霞和王侉子上床睡觉。”然后是画一只大乌龟,乌龟的脑袋伸得长长的,象是要咬人。

我是从一座平平的小桥上走过来,到达这条白白的小路的。那小桥只有一边有扶手,原因是让肩负重担的人可以将重物伸到桥外去。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样走过了这座桥,来到这条白白的小路。但是,确实已经站在了这白白的小路上。

马路上明明没有人,但却好象有“嗖嗖”的人的川流。我抬手看了看手表,好象是3点左右。下午,3点,左右,是不城不乡的结合部最为沉寂的时刻,因为有鸡在打鸣。有鸡打着午鸣的下午,如若是在不多人烟的乡村,那一定是凄凄的,远不似它司晨时那般卖力,那样预示着一天的生命的光亮。而这时,确实,离开傍晚已经不远了。甚至,甚至夜晚已经笼罩在上空的意思。

我站在白白的小路上,不知如何是好。这里我来过,明明来过。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到这里来?我又说不清楚。

但是我的心在告诉我,这不是我应该要来的地方,我得离开,直观告诉我必须如此。风萧萧地,远处还传来几声犬吠。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