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第二回 憨少年全是顽皮心 严教师令写有益事  

2008-09-04 20:47:30|  分类: 小说酱油瓜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回说到,文章能够反映出作者的感受能力、逻辑能力和语言文字表达能力。因此,社会选拔人才的时候,总是忘不了看看他们写的文章。

于是,在正常的基础教育中开设作文课,通过作文课程去训练学生的观察、感受和逻辑能力,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目前的作文教学却不尽如人意。教的人辛苦,学的人吃力,收效甚微。

各位看官,在作文教学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且让我这个说书的谈谈自己少年时代学习作文的体验和教训,也许有点启发意义。

说书的是三年级开始学习作文的。记得当时的语文教师姓严,是一位年近六十的女教师。她老人家烫着卷卷的三十年代影星胡蝶、阮玲玉式的后梳的露出耳朵的头发,冬天穿着棉旗袍。她的普通话带有浓烈的上海腔,把“打猎”读成“打蜡”,把“参加”读成“窜家”。当我和坐我前头的姑娘发生摩擦时,她总是竖着眉头训斥她却很少批评我,所以我还是比较喜欢她的。

袁老师给我们上作文课的当头一道命题就是“记一件有意义的事”。袁老师向第一次写作文的三年级的我们说道:“耐晓得伐?作文最最重要格就是身体”——吴方言的“耐”,就是“你们”,而她把“审题”说得跟“身体”听起来差不多——“把身体搞清楚了,文章就不会写花了”——“花”是上海话的“歪”的意思。

我当时并没有听清楚她说的“身体”或者“花”的意思,只因为第一次有了作文这玩意,感到新鲜,所以特别听讲。“这里的记,就是记录、就是记叙,”她停顿了一下,在黑板上写了“记录”、“记叙”两个词。我认得这两个词,所以对她说的这个概念十分清楚。

“记录、记叙啥格么日呢?”——上海话的“么日”就是“东西”的意思——“就是要耐记录、记叙一件事体,记牢了!只好记叙一件事体,勿好记叙两件事体啊!”

袁老师说到这里,我不禁兴奋起来。我想,要我写一件事体,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一时间,我的脑子里立刻涌现出了许多许多各种各样的事体,简直随便拿一件都能写成鸿篇巨制!

譬如说,我和我的同桌张来发向来钉头碰铁头,三句话不对就要吵架、一点事不对就要动手。那天,我看见他正向教室走来。我立刻把扫把放在教室的门楣上。只要他一推门,嘿嘿!正好打着他的脑袋!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发刚刚走到门口,却被另一个同学喊住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数学老师推门了,结果,扫把差一点点就打到了他的高度近视眼镜上……我觉得写这件事还是蛮好玩的……

这件事情还没有想完全,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我们当时正是玩乒乓球玩得最疯的时候,因为中国乒乓球队夺得了世界冠军。男同学几乎人手一个乒乓球。上课下课玩,上学回家玩。

我把乒乓球剖为两半,在一半球里打上半杯蓝墨水。然后把左右的同学们叫到跟前说:“大家看,这是什么?”等到大家围成一圈,看我手中的乒乓球时,我把半球一放,让它自由落下。结果,半球触地板后反弹起来,蓝墨水则像喷泉似的溅散开来了,有的溅在同学的脸上,有的在同学的衣服上,全是一点点的蓝墨水,像麻皮一样……哈哈!想到这里,我得意地笑开了……

我想,如果写作文就是写这样有趣的事情,这有何难?

“记叙啥格事体呢?”袁老师的话打断了我的记忆,她说道,“不许记叙无啥意义格事体,一定要记叙有意义格事体!晓得伐!?”

只这一句话,我刚才的高兴和兴奋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立刻将我所做过的事情像过电影似的过了一遍……令人遗憾的是,我从小到大,几乎就没有做过一件“有意义”的事,也就是说,我以上想到做过的事情,一件都不能写出来……而要我写的东西,我却从来没有做过!

“袁老师”,当同学们都在埋头写作的时候,我轻轻地叫道。

袁老师摇摇晃晃地来到我面前:“啥事体?”她问我道。

“袁老师,一定要写有意义的事吗?”

“文章的题目,就是命令,就是钢铁!我叫你写有意义的事,就一定要写有意义的事!”

“如果写的是没有意义的事呢?”我不死心,继续问道。

“那就不及格!”袁老师从眼镜片后面看着我,那种斩钉截铁的意味,给了我极为深刻的印象。但是,没有做过有意义的事却要写有意义的事,这种作文题材的要求给了我极大的困惑。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门被称为作文的课程,一定要给我惹麻烦了!

果不其然,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因为老师的作文题从来都不是我的最想表达的感情和生活,所以我的作文从来没有得到过老师的夸奖。几乎每次,我的作文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压出来的,而且通篇是不知所云的感觉。

这种情况直到高中还在继续。

当时的语文老师姓吴,他喜欢穿中式棉袄加深兰中式罩衫,袖子长长的把手指都遮住了。脖子上围着一条长围巾,有一种“五四”时期的学究味道。他上课时不大低头看学生,倒喜欢抬头看天花板,显得傲慢而生冷。但是他的学问确实给我们以震撼:他可以把语文课本上所有的古典诗歌散文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

记得当时吴老师给了我们一个作文题目,叫做“我爱上了农业劳动”。那时正处在“上山下乡”运动的热潮中,全国上下都在宣传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思想。

题目下来了,全班死一般地寂静——大概谁都觉得没有话讲。难怪啊,我们从来没有去过农村,既对农村没有感情,也不知道农业劳动是怎么回事。怎么个爱法啊?

但是,我们班级的大多数同学,接受了习惯性的命题作文的同学们毕竟还是拿起了笔。他们咬着笔竿、鼻尖触着文稿纸,不久就进入了状态。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后,整个的教室已经是沙沙声一片了。而说书的却怎么也写不出来。思考再三、没奈何之下的决定是,不写了,在作文本上说明情况:

吴老师:

您布置的作文题目,我实在写不出。因为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农业劳动,甚至农村我都没有去过。我思前想后、搜索枯肠,还是写不出这篇作文来。所以,这次作文我就不交了,请老师原谅。

两周后,作文本发下来了。作文本空白处批着吴老师的几行如橼大字……

究竟吴老师在作文本写了些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