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抄家(2)  

2008-09-04 21:16:59|  分类: 小说酱油瓜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只见几个男人分开众人,冲进家来。

“在这里!”

“就是伊!”

“打倒严工!”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最具有煽动性的口号。

立刻,整个的街坊都响应起来:“打倒严工!”

整个的弄堂都呼唤起来:“打倒严工!”

整个的新村都震撼起来,不,仿佛是整个的世界,都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呼号:“打倒严工!”

“严工不投降,就叫他灭亡!”又有谁换了句口号。“灭亡!”——“灭亡!”“灭亡!”仿佛到了世纪的末日,整个的墙壁、地面、屋顶,也在跟着呼喊。

我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吓懵了,站在房间中央,一动不动,眼睛只会直瞪瞪地看着父亲怎样刹那间面孔变得煞白,然后白色的圆领老头汗衫立刻被汗浸湿了,紧紧地贴在了他宽厚的背脊上。

他的两眼里流露的是哀哀的眼光,好像有眼泪,但是没有流出来。双手向两旁摊开着,两片嘴唇张开着,明明是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时,许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们已经毫无顾忌地进入了我们家,挤满了我家的几间房间。大多数人围着父亲,几乎不间断地喊着口号,口号把人几乎包裹起来了,令人动弹不得。

这时,有几个提着铅桶拿着标语的人走了进来,铅桶里放的是还冒着热气的糨糊。

他们也不用什么工具,只是用手捞起粘呼呼的糨糊,在看来任何比较有空白处的墙壁上、五屉柜的侧面、大门上、床架靠外面的一边、圆桌桌面上和父亲的背后涂抹上去,然后,把早已经写好的淡红色的、浅绿色的、黄色的、白色的标语一张张糊了上去。

那上面写的是:打倒地富反坏右!无产阶级专政万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等等。

在我的父亲背后护着的是一张白色标语,上面写着“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八个大字!我立刻想起了古代杀人时在背后插着的标子,上面一般都是写得乱七八糟的毛笔大字,一个斗大的“斩”字上面还会用朱笔画上一个大圈,表示业经法律审定,合乎程序。

那墨笔字是刚刚写上去的,墨汁还没有尽干,一碰上父亲背心上的汗珠,即刻就渲染开了,汗衫慢慢地就变成了一幅支离破败的残荷水墨画!

大门上像对联似的贴的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固到底,死路一条!”二八十六个字,由于糨糊涂得多,连标语的四个角都被牢牢地钉在的门板上,像生在那上面似的。

这种种的情况虽然最近也曾在其他地方看到过点点滴滴,一旦轮到自家头上,就完全丧失了理智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了。我不知所措地站着这一切,然而,确实也没有人来过问我。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当时很时尚的话:“革命不但要革别人的命,还应该革自己的命。只革别人的命,不革自己的命,这个命是革不好的……”今天,是在革自己的命了……我想……

但是,眼前的父亲的模样又把我从对革命的思考中拉了回来……

他完全成了一具木乃伊,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表情,手和脚都僵直地垂放着,似乎已经钙化,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一个六十四五的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动作,连擦汗的本能似乎都已经丧失,呼吸也好象停止了——而他从头顶上流下的汗珠已经会聚到了下巴,逐渐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水泡,水泡渐渐地变大,拉长,然后,往下滴,往下滴……

我感到无限的恐惧,本能地四处张望想找到妈妈,就像年幼的时候受到别人的欺负首先想到的是妈妈可以呵护自己一样。但是,眼睛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竟然没有看到她,只有各种穿着军装的男男女女在我周围转来转去。

她怎么了?我心里一惊!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