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第七回 大学里先试验音律 小童中后普及声韵——《作文演义》   

2008-10-07 07:11:27|  分类: 小说酱油瓜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却说大鼻子教授在大学讲堂里用游戏的方法上起课来,把学生们搞得紧张不堪,但又趣味盎然。大学生一个个口吐莲花,妙语连珠。大家一边说,一边听,一边笑,一边欣赏韵律的和谐与美丽。

“古典”、“连篇”、“海鲜”、“鲜艳”、“麻线”、“甜点”、“方言”、“放眼”……这一个个压韵的词汇,好一似穿起来的珍珠,圆润动听,松脆悦耳。只听得大鼻子心花怒放:“今天下午孩子们那边有课啦!”他轻轻一拍脑袋,“对!我也来个压韵,看看小家伙的表现如何,然后,再让他们写一篇记叙文!”

同样的游戏,小学的氛围全不似大学那样井然有序,孩子们对声律的反应,也远远敏感于他们的大哥哥大姐姐!

“今天的游戏,是学习压韵!”大鼻子道。

“鸭子也会发晕啊!”“保安押运钞票啊!”孩子们唧唧喳喳,胡乱猜想。

“先让我们一起诵读李白的《静夜思》!”大鼻子像卡拉扬似的举起双手,“一、二、三,开始!”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只几秒钟光景,这么美好的诗句就烟消云散了。

“不对!不对!”大鼻子说,“你们要像乐器演奏者或者合唱队员一样,要看指挥的手势。手势快,你们的诵读的速度就要快,手势慢了,你们的速度就要慢。诵读时要适当地要拖长一点声音:床前——,明月——光——懂了吗?”

领会似乎不难。这一次,每个字都拖长了声音。声音一拖,就显示了诗歌的抑扬与顿挫,出现了声音的节奏和旋律。音乐美的感召,使小顽童们不知不觉地摇头晃脑起来:“床前——明月——光……”

“注意了!这首诗的第一句最后一个字是什么韵母?”

“是ang——!”回答整齐!

“那么第二句的最后一个字是什么韵母呢?”

“是ang——!”大声喊叫。

“第四句的最后一个字呢?”大鼻子再问。

“还是ang——!”这回已经是不可一世的肯定了!

“对!这四句诗,除去它的第三句的最后一个字‘月’外,第一、第二和四句的最后一个字的韵母都是相似的,这就是诗歌的押韵。诗歌一押韵,就使人感到‘好听!’啦!请再朗诵一遍,看看是否如此?”

“床前——明——月——光——……”孩子们放声诵读,果然如行云流水,动听悦耳!孩子们若有所悟。

“好!现在再让我们来背一背《春晓》。”大鼻子教授的话音刚落,教室里已经响起了整齐而拖长的诵读:“春——眠——不觉晓——……花落——知多少……!”

“现在,我们特别来听听第一第二和第四句的最后一个字。你们想想看,这首诗押的什么韵呀?”

“ao!”简直是异口同声!

大鼻子再接再厉:“所有的诗歌、顺口溜、歌谣甚至于谜语,都是押韵的,否则就不好听,听的人也记不住,声音就不美丽。这就是押韵的好处——现在,我要考考你们,”他耸了耸他的大鼻子,话锋一转:“下面这个广告语就不压韵,听起来不舒服,能不能把它改成压韵的句子呢?”

话音刚落,下面已经充满“我来!”“我来”的自告奋勇。大鼻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我还没有出题呢!你们‘来’什么啊?”

是啊,回答什么都还不知道呢!小手纷纷放下,脸上几分羞涩。

“有句广告语:‘1、2、3、4、5、6、7,我们爱穿博士娃’,由于不压韵,听起来很别扭。谁改动一下最后一个字,使它们变得压韵呢?”说完,大鼻子眼睛滴溜溜地转起来,“很难很难,我看你们未必答得出来!”大鼻子关子一卖,把小鬼们逗得气鼓鼓的。

但是,不出十秒钟,蒋子威即脱口而出:“2、3、4、5、6、7、8,我们爱穿博士娃!”

“哈哈!对了!对了!”大鼻子咧开嘴,伸出大拇指:“有道理啊!蒋子威!——不过,如果举举手,等老师叫到了再发言就更好了!你们听:‘8’(Ba)和‘娃’(Wa)这两个字一押韵,多好听啊!”

“老师,还可以换一句吗?”张呈的尖嗓子压倒了老师的声音。

“可以啊!请说!”大鼻子伸出右手。

“1、2、3、4、5、6、7,我们爱穿博士衣!”

大鼻子听罢,举起双手的大拇指:“不改前面改后面,一样压韵!表扬!拍手!”说罢,全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下面我再来读一首儿歌,你们看看是不是压韵的?”大鼻子说着,一边拍手,一边唱了起来:

张打铁,李打铁,

打把剪刀送姐姐。

姐姐留我歇,

我不歇,

我要回去学打铁。

“压韵的!压韵的!”又是一片呼叫。

“压的是什么韵呢?”

“是ye!”

学生的领会,令大鼻子兴奋不已。

脑子里忽又冒出一首儿歌,急忙板书:

月亮走 我也走。

我和月亮提笆篓。

一提提到大门口,

打开大门摘石榴。

石榴树上三团油,

三个大姐会梳头。

大姐梳个盘龙髻,

二姐梳个插花头。

三姐不会梳,

梳个狮子滚绣球。

一滚滚到花园里,

只看见狮子不看见球。

“这首儿歌有许多种版本,”大鼻子说道,“这回,我用湖南话诵读给大家听,你们看看,是不是也是压韵的,即使你没有完全听懂内容也不要紧,只要感受到和谐悦耳就行!就像我们看书法家的毛笔字,倒也不一定要读懂内容,但从线条的淋漓酣畅、用墨的枯涩渲染、布局的疏密间离,游丝的牵连断续中,就能感到笔墨的美丽与……”

说到这里,大鼻子突然打住,他发觉,自己似乎又悠游到大学讲堂上去了……

收回思绪,大鼻子换了腔调:“从上面的儿歌我们看到,如果用方言朗诵,也是一样压韵的。下面,我再用苏北方言诵读了一首儿歌,请大家欣赏,未知各位想也不想?”

“想啊!想啊!”既然胃口已经吊起,哪有对韵律不发生兴趣之理?

大鼻子双手用力向下压了压,表示请大家静下来,然后,用苏北方言诵读道:

大呆瓜 卖西瓜,

你不把吾吃,

吾就告诉你家妈。

你妈打你吾不拉,

我在旁边笑哈哈!

这首儿歌,着实把孩子们惹得大笑起来,而且还学着大鼻子的口气,“大呆瓜”、“小呆瓜”地互相戴起帽子来。

孩子们刚刚笑罢,大鼻子又来了一首上海方言的儿歌:

笃笃笃 卖糖粥,

三斤胡桃四斤壳。

吃侬格的肉,

还侬格的壳。

张家老伯伯,

问侬讨只小花狗!

儿歌的起兴,引起了孩子们的极大兴趣。他们何曾想到,大鼻子教授正在用这种看似好玩的方法,渐渐地把他们带进汉字音乐的殿堂呢?

“有句俗语说得好,‘光说不练假把势,光练不说傻把势,又练又说真把势。’我们刚才是只说没练,下面我要请全体同学动口压韵!”

“好呀!好呀!”顽童们个个踊跃。

“我说一个比较普通的词:‘天空’。你们能不能也出一个词,和‘天空’压韵呢?显然,与‘天空’押韵的词的后一个字的韵母应该是(ong)才行。”大鼻子稍做提示。

第一个举手的是张呈。她站起来道:“从容!”并且骄傲地看了老师一眼,似乎在说,“这有何难?”她那从容的姿态,恰好注释了“从容”一词的概念。

大鼻子心中暗喜,叫道:“下一……”谁知“个”字还没有出口,第二位就已经在位子上开了腔:“初冬”。

“好,”大鼻子满脸都是笑,“看来,你们已经领会了我的意思。下面,也不要站起来了,一个接一个说吧。”

这下可热闹了,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水平,竟然像报“流水帐”一般,一个词接着一个词地往下“流”将下去:“蓬松”、“轰隆”、“乾隆”、“举重”、“汹涌”……

看看形势不错,大鼻子略略加压,换了一个词:“美妙”。

学生却像琴键般地跳了起来:“棉袄”、“知道”、“吃饱”、“骄傲”、“依靠”、“乱咬”、“发烧”、“呼叫”、“胡椒”、“渺小”、“七窍”、“心焦”、“同胞”、“通报”、“赤脚”、“辛劳”……简直是没完没了。

大鼻子见状,忙喊“暂停”!“不错!不错!”他伸出大拇指,“不过,我不喜欢老调子, 我要换词儿啦!”

“换吧!换吧!”完全不以为然!

大鼻子教授说:“音乐!”心想,这个“乐”字的韵不太好压哩。几乎同时,前排已经有人叫起来:“喜悦!”接着,“元月!”、“跨越”、“省略”、“领略”、“奇缺”、“轻蔑”、“一瞥”、“口诀”、“铜铁”、“临帖”、“相约”、“喜悦”……直到有一位说道“尿憋!”,大鼻子一下子没听懂,才叫暂停。

“什么叫做‘niao bie’?”大鼻子问道。

只这一问,闹得全班哄堂大笑。“‘尿憋’就是……就是……”小家伙结结巴巴说不出来,其他人连忙解围:“老师,就是要去‘W·C’!”“就是要去轻松轻松!”

正不知这压韵的游戏还有些什么新鲜勾当,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