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第八回 顽童纷纷发诗情 独子屡屡写错字——《作文演义》  

2009-02-04 20:53:23|  分类: 小说酱油瓜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回说到,大鼻子教小学生做两个字的压韵游戏,孩子们十分踊跃。大鼻子非常高兴,当即又换了一个词儿,于是说道:“下面给一个新的词儿,如何?”

大家显然对这种游戏很有兴趣,纷纷嚷道:“快说!老师,快说!”

“这会压三个字的韵,麦当劳!你们行吗?”大鼻子扬扬得意。

“行!”“没有问题!”确实,只要把学生们的激情给调动起来了,他们就像是神话中的魔袋一样,你想要装进什么东西去,就能装进什么东西去;想要拿出什么东西来,就能拿出什么东西来!

30秒钟的准备时间之后,气泡似地就冒出来许许多多押韵的词组:什么“汉堡包”、“高乐高”、“吃得饱”、“炒年糕”、“炸薯条”、“鲜肉饺”、“煮面条”、“米线好”、“脆又薄”、“乡巴佬”、“甜酒糟”……这些三言的词组都压韵不说,而且还尽是吃的!

一系列的美食把大家的味口都吊了起来,孩子们小嘴巴吧嗒吧嗒地响着,搞得本来午饭没吃饱现在已经有点饿的大鼻子也咽起了口水。  

在三个字的训练进行了两、三轮之后,大鼻子又出了新点子:“下面,我给大家的是五言句子,看能不能如法炮制……全班分为两大组,我们开始比赛,一组一句,看哪组做得多、做得好!最后说不出的一组,就算输啦!”

“五言是个什么东西呢?”孩子们面面相觑,但是嘴里还是硬得很:“来吧!来吧!” “试试看!”俨然都是豪饮的海量!

大鼻子出的五言句子是:“爱惜好时光”。

孩子们掰了掰手指,一、二、三、四、五,哦!五言就是五个字的句子啊!若有所悟。

有人轻轻地念道:“疑是地上霜……”大鼻子听到后,赶忙补充:“不许用已经有的诗句!”。

“不用就不用……”完全是不买帐地嘀咕,“我就不信说不出……”。说话间,左边第一组已经站了起来一个:“我爱吃冰棒!”

“好!”大鼻子听了满心欢喜,“光”,“棒”完全押韵,符合要求。而且,孩子们已经知道用调换字词顺序的方法来获得压韵效果了。

接着,右边第二组站起个小胖子,说道:“这人怪模样”。冰棒、模样,压韵压韵!大鼻子连连叫好!

起先,两组之间还是只你来我往,从容相对,但到后来,渐渐演变成争先恐后,舌剑唇枪、针锋相对、相持不下了!

果真是一场好赛,但见:

 

一边是“美丽大海洋”,一边是:“司马光砸缸!”

这个道“站在校门旁”、那个道:“丘吉尔真胖!”

吹胡瞪眼喊的是“妈妈在歌唱!”

捶胸顿足叫的是“弟弟已尿床!”

哪怕你针锋相对,上句是“吃得肚子胀”

争奈我兵来将档,下文有“舌剑对唇枪!”

 

两个小组大战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大鼻子见状,眉头一皱,又出了个新的韵脚,换了个新的句子:“我戴大红花”。

第一小组的第一个学生回答的是“请你吃西瓜。”

大鼻子还没回过神来,第二组已经有学生举手:“青蛙叫呱呱”。

接着就是“儿子叫爸爸”、“因为高血压”、“我跳恰恰恰”、“我想有个家”、“我们爱打架”、“打掉大门牙、”“打得地上爬”、“脑袋开了花”、“医院把针扎”、“眼泪脸上挂”……等等等等,居然全是贬义的内容,层出不穷!

这时,大鼻子想,既然兴趣浓烈,何不加大一点难度?于是说道:“现在,咱们进入七言押韵训练!”大鼻子口里虽说七个字的训练,但是心里并无准备,想了想,一下子找不到合适孩子们的七言句子,只好找来古诗帮忙,顺口说道:“万里长征人未还!”压的还是an韵。

“人来疯”既起,那语言的陈谷子、烂芝麻、核桃肉、瓜子壳,全都抖出来了。

第一个回答的是陈姑娘,她站起来,略略有点腼腆,声音也不算响,但是大家都听见了:“路上警察把车拦”。第二位是个张胖墩,长得又高又大,声音也跟他的个头差不多:“你的笑容真灿烂”。第三位是个戴眼镜的矮个子姑娘,她说的是:“阴曹地府鬼门关”,“啊!”“啊!”大家一听,都学起了鬼叫,教室里一片鬼哭狼嚎。第四位男孩子也是个小个头,声音响亮而且清脆:“爸爸赖床特别懒”……

这个活动如此受欢迎、小学生的领悟能力如高于大学生,是始料未及的,孩子们如此热爱祖国的语言!汉语的音韵有如此魅力,也是大鼻子没有想到的。

当我们将优秀的中国语言文字注入孩子们的血液,当他们只有用母语才能最细微真切地表达自己感情色彩的时候,即使地处异国,外文环绕,他们又怎能忘却中国呢?只有将中国语文扎根于孩子们的心中,爱国主义教育才能真正落实啊!想到此,作为一个从事中国语言文字的教育工作者,大鼻子感到无限的自豪!

大鼻子上课的办法是先做一个或活动、或游戏、或实验、或表演,诱导学生仔细观察,然后再让他们记叙这些刚刚经过的事情。这次也不例外,活动完毕,他出了两个作文题目,供大家选择。一个是“学做小诗人”,另一个是“押韵的趣味”。

别看刚才课堂闹得热气腾腾,一旦写作,孩子们就悄无声响了。

有人轻轻敲门,大鼻子一回头,看到门上小玻璃窗前高大嫂正在向他挤眉弄眼、点头招手,料想有故,便急急打开教室门。

那厢高大嫂低声匆匆说道:“教授,有个情况跟你商量,下周我们学校要接待区教育句领导的检查,所以不能在下午上课了。但是家长们又都不愿意放弃了这样的课,于是想请你在晚上来上课,时间呢,再稍微短一点,你看如何?”

大鼻子只是笑道:“这有何难,我来就是。”他嘴里这样说,心中却在盘算:白天换在晚上,应该更有特点,孩子们必然更有表达的感受和激情哩!只是该设计一堂什么样的课呢?……”

见到教授陷入沉思,高大嫂轻轻推了推教授,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刚才嫂夫人来电话,要你尽快回家,晚上六点半你儿子的家长会她不能去了,要你去!”

一听到“家长会”三个字,大鼻子教授的脑袋就“哄”的一下大了许多。“哎哟哟,那,那,现在已经不、不、不早了哟!”他连说话也结巴起来。

高大嫂道:“我就是来替你的嘛,反正快写好了,孩子们的稿子,我收了给你送去就是。”

大鼻子听说,勉强一笑,对同学们轻声道了:“对不起,”向高大嫂打个招呼,跨上一辆绣迹斑斑的自行车,猛踏几圈,一溜烟消失在校门口。

各位看官,你道这大鼻子教授为何对“家长会”三个字会如许敏感呢?这话还得从头说起。

大鼻子有个儿子,叫做淮海,这年也读四年级,成绩倒是还过得去,在学校的顽皮却是第一名。

有一天,他带头趁着语文老师回头板书的时候,试着顺着两边课桌当中的走廊往讲台上溜,而在老师板书回转头向着全班学生以前,再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来。如此的发明,引起了全班机灵鬼的仿效,都以做此惊险动作为荣,并且比赛谁走得最远!

那天刚好是班主任徐老师上课,字写到一半听到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猛一回头,刚好把那已经蹑手蹑脚快要走到讲台边的淮海活捉。

放学后,二话没说,一个电话把大鼻子教授唤来,好一顿数落:“侬屋里厢迪只小驹啊”——上海话的“小驹”,就是“小鬼”的意思——“真是要好好叫管教管教格了!小驹勿能太惯伊,侬晓得伐?吾上课格辰光伊居然要跑到我格讲台浪厢白相来啦”——上海话“浪厢”就是上面的意思——“到底是伊做老师还是我做老师?恩?”

徐老师知道大鼻子教授是从来不打骂自己儿子的,俗话说,“不打不骂不成器,”哪有“小驹”不体罚能有出息的呢?徐老师想不通。

这厢大鼻子教授自知理亏,在一边低头认错,连连赔礼,倒像是徐老师的学生似的,但心眼里却没有很怪罪自己的儿子。他向来以为,孩子不知天高地厚,顽皮捣蛋,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此刻不敢说出口罢了。

又有一回,淮海邻座女同学上课打瞌睡,小淮海偷偷把她的鞋带解开,缚在课桌的木头脚上。刚巧碰到徐老师也发现她在打瞌睡,突然点她的名,要她上讲台默生词,这女孩子一提脚,便扑地一交,跌了个嘴啃泥,结果本来尚好的课堂纪律大乱……

放学后徐老师又是一个电话,把大鼻子教授唤了过来,这回除了向女孩子的家长赔礼道歉外,又被徐老师批评了一气:“我要是有侬迪格尼子,还不晓得刮了伊多少趟啦!”——上海话的“刮”就是“揍”的意思。

此后,只要是看到徐老师,大鼻子就有三分怯场、两分退缩,加之在家长会上,一般徐老师总是要把调皮学生的家长当作调皮学生大声斥责批评,更使得大鼻子感到不堪消受。所以每次家长会,总是要他老婆去,然而今天,却推脱不了了。

如果说,以上还只是课题纪律的问题,那么在学习上,儿子同样也惹了不少麻烦。其中,最最烦人的就是错别字!

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就因为错别字连篇而遭到徐老师的严厉批评,自从那时开始,大鼻子就开始专门为儿子修改作文并且指出错别字。几乎每天晚上,大鼻子都要给儿子批改作业,特别是作文。此法到也灵验,不出一天,儿子的错别字问题全部解决。

由于及时准确,并且立竿见影,大鼻子教授曾经得到徐老师唯一的一次表扬,她给大鼻子打了个电话,说:“这倘侬总算是配合我这个老师的工作了!”

问题是,好景不长,昨天中午,徐老师就来了电话:“教授!你的儿子真真是屡教不改啊!”

“他,他怎么啦!”

“这次语文考试,单错别字就扣了6分啦!”

大鼻子听说,心头一沉!这、这怎么会呢?我都为他订正指出了啊!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