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教授买金戒指  

2009-06-22 20:15:41|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由云南大学中文系牵头作东,在山清水秀的的苍山洱海间开了个全国重点大学中文系系主任会议。

那天几十位教授、副教授在画舫上欣赏了洱海风光后,纷纷上岸,准备驱车去下榻的宾馆。大巴士就傍在离码头大约百米处。

下得画舫,只见得码头空地上五彩缤纷地站满了穿红戴绿的姑娘们。我刚走下跳板,便闪出三五个将我团团围住:“先生,先生,你看这戒指多好,买一个吧!只要十元钱!”“留个纪念吧!头一次到洱海来玩呢!”

我禁不住扫了那金戒指一眼,金戒指神气活现地摆在一只黑色丝绒作底的红色小方盒子里,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显然这些姑娘已经注意到了我这毫不经意的、十分之一秒的一瞥,突然,就像山崩了、地裂了、地震了、海啸了,爆发出一种强烈的激情,她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就有六七个人的手,拽我的、拖我的、捅我的、点我的,敲我的、打我的,几管齐下,大有不买下几个金戒指誓不罢休的意味。

我有点胆怯了,不断用肘部和手背去擦拭因力图冲出重围而满面的汗珠。不去口袋里掏手帕而用手肘擦汗,是因为我的两手中刹那间不知怎么地已经紧紧地捏住了4、5只戒指盒子,倒仿佛是怕被姑娘们抢走了似的!

“太贵了!太贵了!”我喊冤似的嚷嚷道,“这种玻璃的玩意儿,也值十元钱啊?”

“您嫌贵啦!没问题,没问题!再加给您十金戒指怎么样?总可以了把?”

我的天,我的手里立刻又增添了五只戒指盒子,而且口袋里也变戏法似的鼓鼓囊囊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已经把盒子塞进了我的外衣口袋!

“不!不!不!”我狼狈地躲闪着。“太少吗?那就再给您添一对手镯吧!”是姑娘尖利的叫声。

“不!不!不!” 其实我要表达的只是“不要了!够了!”然而,她们理解的却是我还嫌少!

于是,立刻,我的怀里又增加了一个大盒子,盒子里大概装有十只金戒指!而此刻,另外一个姑娘则喊道:“我给你四大盒金戒指,外加五对银手镯怎么样?”

“不要了,够了!”我一边拼命地往我的绿洲——大巴士方向挪动,一边掏出十元钱,交给那第一位卖主。

没有想到,这十元钱不交尚可,这一交,却惹怒了剩下的一大群姑奶奶了!

“好啊!好啊!20只金戒指你就要了,我给您40只,还是只要十元钱,您不能不要吧?”“先生,我给您五大盒!十对银手镯,您总不能不买吧……”“先生,我刚刚开市,您怎么能不要我的……”

她们的逻辑是如此雄辩,我知道已经铸下大错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使出在上海爬公共汽车的本领,等到终于挤出重围,夺门而入,气喘吁吁地坐到位子上,已经汗流浃背、狼狈不堪。

可笑的是,直到落座,才发觉自己手中和怀抱里仍旧紧紧地夹着那20只金戒指、一对银手镯。细看时,原来是金戒指乃是些玻璃玩意,而银手镯,则类似以前蚊帐帐钩的东西。

正在这时,中山大学的吴教授也跌跌冲冲、失魂落魄攀上车来,满满地捧着一帽子的金戒指和银手镯。

“吴教授”,这时大家打趣道:“十元前买了这么多,您老会做生意呢!”

“哪里十元钱!”吴教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我花了四十元钱啦!”

好玩的是,陆续逃上“诺亚方舟”的教授们,竟一个个如同从《一千零一夜》中描述的珍宝洞中归来似的,珠光宝气、环佩叮当。明明都是喜笑颜开,人人又都眉梢倒挂。

最后一个上车的是复旦大学中文系陈教授,当看到他老人家居然脸不变色心不跳,形容潇洒,气定神闲地安步上车时,众人不禁妒忌起来。纷纷道:“陈教授,莫非您老是从画舫上飞过来的不成?”

陈教授略带笑意,不慌不忙高高伸出一只戴着玻璃金戒指的无名指来,慢条斯理道:“我一开始就对她们说,我不要多,一个足够。于是,十元钱就买了这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