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社会人生第一天——上山下乡43年祭  

2010-12-03 17:53:27|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按:
今天,12月3日,是我1968年上山下乡43周年纪念日。特将四篇有关农村生活的短文置顶,以为纪念。43年前,我还是一个唇上只有一点绒毛毛的小青年,而青年时代的点点滴滴,居然历历在目。神奇的大脑记忆啊!
由于有了文字,大脑里的一切可以像电影似的记录下来,于是就有了文学出现的可能。文学,又将带给异时异地的朋友以新鲜的信息和想象的空间。神奇的文字啊!
社会人生第一天——纪念上山下乡42周年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四十年前此景中,少壮青丝印苍穹) 

四十三年前的后天——1968123

从早晨开始,天就阴沉着脸,云层厚极,仿佛马上就要下雨,但是又竭力憋着;好像眼泪就要掉下来,却拼命忍着——令人想起龚自珍的名句“未雨之鸟,寂于飘摇,将萎之华,惨于槁木。”

经营了一个礼拜的行装已经备好,大件两样、小件一宗:

一为背包:其中有一条蓝色花面的旧被子、一条家里用久了的灰黑旧毛毯、一条新的绿色滚条花纹床单、一件缝缝补补的蓝色棉大衣、两件母亲结的旧毛衣、两条旧棉毛裤、一条旧“卫生裤”——即现在的厚绒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称为“卫生裤”,也许是针织的样式较土?或者是质地甚差罢?

另一为土黄色麻布箱子,是凭“上山下乡通知单”购买的——哪个知识青年签署同意“上山下乡”的手续毕,即可拿到“上山下乡通知单”。“通知单”为粉红色,相当于今天A4纸的一半大小,上面印有将去的农村、农场、大队、生产队以及报到时间、地点,背面还印有可以优待享受的购买物件,比如麻布箱子、铝制脸盆等,最上方还印着毛主席语录:“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麻布箱子里放有一件蓝布中山装、一件灰色“军便装”——一种由其他蓝色、灰色、黑色咔叽布做的军装样式的上衣,当时,如果弄不到最最时髦的正式军装,则“军便装”也还走俏,因此,青年人都纷纷争相购买。

一条由好朋友、交大附中篮球队员“老戴”(在散文《水调歌头》中曾经出现过的青年时代的好朋友)借我的“大翻领”球衣。这是一件厚绒的兰色大翻领球衣,最最耀眼的就是上面印有的“交通大学”四个大字,尽管大字下面还有两个扁扁小小的“附中”二字。

一是因为做梦都想读大学,穿着它便似乎有点儿大学生的气概,二是觉得穿着他很有些运动员、男子汉的帅气,所以在后来农村劳动气息最浓的开河、挑稻时节,特别爱穿,大有模仿电影《青年一代》中扮演萧继业的演员杨在葆的潜意识,那时的杨在葆,确实是活力四射的青春偶像啊——结果,这件“大翻领”借了两年才依依不舍地还给他。

还有一件军官的军装、一双军用高帮皮鞋、一条粗大威武的“武装带”——“武装带”比一般的皮带要宽阔而且厚重,显示着一重高高在上的威严和无可抗拒的力量。

1966年“文革”刚刚开始,北京红卫兵到上海“点燃文革烈火”时,那些飒爽英姿的北京红卫兵女将就是穿着军装、系着“武装带”到我们学校来演讲“点火”的。讲到激情燃烧处、怒不可遏时,她们就摘下“武装带”捏在手中,“刷”“刷”地抽着讲台,仿佛讲台就是“走资派”的脊梁,给我们这些中学生以极大的震撼。以上这些杂物,都是复员军人姐夫送我的下乡礼物,也是我的最爱。

小件一宗,是一个大网兜,里面有一个铝制脸盘、热水瓶、饭盆、饭盒、口杯、毛巾等杂物。

在父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之下,由我初中同学、老朋友“油炸棍”送我到上海吴淞码头上船去崇明务农。

这“油炸棍”姓唐,诨名为“油条”,于是诨名就演化为“糖油条”,然上海人称“油条”为“油炸棍”,于是又有了新的衍伸。“油炸棍”是我初中的同学,高中时由于考取不同的中学而分开,但是一直在走动,关系密切。他在班上属于极为聪明、干练一类,数学竞赛屡屡头名。我初次谋生去农村是他送我,后来我从农村抽调到去上海工厂报道,又是他送我,这是个屡屡相伴岔路的朋友。

四十年前的吴淞码头和今天判若天地,我记得那时去吴淞的路线有两条:一条是先乘61路到五角场,换坐3路有轨电车到大柏树,再转51路公共汽车到吴淞码头;还有一条是“油炸棍”选定的——据他介绍是最最简捷的路线,也是先到五角场,换75路公交到闸北电厂,再换80路到吴淞码头。

那3路有轨电车是我自今怀念的线路。只有从五角场到虹口公园不多几站,但是一路风光旖旎:一边是靠复旦大学沿线的水泥宽阔的大马路,一边则是有着小小安全岛的车站和有着漫漫青草掩映的微微凹陷的双轨。秋天的衰草枯杨、春天的春草绿茵,“当当当”地敲着迷人节奏的有轨电车就拖着摇摇晃晃的后拖车厢从这绿色怀抱中缓缓驶过。车子过后,车厢两边的草丛就傲慢地几乎将两根细细的铁轨隐隐地藏去,给人许多惆怅的遐想……

不管哪条线路,到得吴淞,必须再“踢里塔拉”地走过一条漫漫的上海话叫“弹格路”的淞滨路——此路由正方型花岗石拼成,大小如“凯司令”的小方蛋糕——横穿到吴淞小镇,不远,便是黄浦江边出长江口的吴淞码头了。

放眼看时,那里已经满集知识青年和送行的父母朋友。不少女孩子眼泪汪汪,愁云满面。一班男青年,则把沉重的心思埋进心底,装出一副“大丈夫四海为家”的洒脱,但是眼睛里,明明是迷茫的薄雾——是的,现在看来完全可以当天来回“天堑变通途”的崇明,当时却是咫尺天涯的地方。

载我们前往重镇南门港码头的是一艘名为“前哨2号”的小轮船,出了吴淞口,大概要开两个小时才能到对岸。

靠着船舷,看着远方的只露出一条岸线的几乎是光秃秃的中国第三大岛,耳边响起了不知谁的诗句:“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荡摇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心知所见皆幻影,敢以耳目烦神工……” 天海莽莽,今从此去,心像一片羽毛,忽然没有了着落……

社会人生第一天——纪念上山下乡42周年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

从小喜欢天文,高中毕业本想考南京大学“数天系”,年前到南京,还特地向着那许多圆圆的银色圆顶,急吼吼地爬着紫金山,想有一天能够在那里夜观天象。谁知如今命运多舛,天文未成,不料却向着地理了……将要去生活一辈子的这座“海上仙山”会带给我一些什么呢?……不得而知!

胡思乱想中,总算到了南门港码头。找到了在码头迎接我们的新安沙农场放来的几辆运货的带斗卡车,卡车两旁挂着“欢迎新职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等标语,迎风招展。一位十二大队副大队长,后来才知道绰号叫“汤包”的年轻姑娘朝我们走来,客气地把我们一一拉上卡车,另一个诨名“小弟弟”的留着长头发、穿着瘦裤腿的精干年轻的“老职工”,卖力地帮助我们将行李一一放在拖斗里,将绳子拉紧。

一声唿哨,卡车扬尘而去。

那年冬天不冷,记得只穿了一件毛衣也就够了。迎着空旷的冬风,听这单调的马达,抓着冰冷的卡车横杠,整个车子虽然装满了人,却没有人说话。偶尔,飘到几粒懒散的雨滴——天终于还是下雨了,只是不大,跋涉个把小时,在密雾般的细雨中,到达了新安沙农场十二大队的目的地。

在一条生活河流的旁边,在离开崇明岛西线长江大堤不远的地方,有两间互相连着的可以住二十几个人的茅草为屋顶、芦苇为墙壁的草棚——那就是我们的新家。新家里面很黑,一共三盏电灯,大概只有25支光,即使打开,也十分昏暗。而从芦苇铺设的墙壁的缝隙里,倒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房子外面透进来的光亮。

社会人生第一天——纪念上山下乡42周年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问君能忆几多愁,恰似一条河水向西流)

像做梦一样,我找到了分配给我的床位,那是政府为我们上海知青准备的清一色的双层蓝色铁床,我睡底层,我的同窗“阿福”睡我上层。大家铺好床,对坐发呆,不知是客是主,直到有人让我们去食堂打饭。

第一顿饭的菜是黄芽菜炒肉丝,大概肚中饥饿,感到特别好吃——但是没有料到这个菜,后来竟然一直吃了两个月,当然那是后话。饭后,大队召集原各个派别的红卫兵首领们开会,我等布衣百姓就继续坐着发呆,不知道如何打发这屋里昏黄,屋外漆黑的夜晚。

简陋龌龊的厕所,在茅舍几十米远的东边。想到晚上如果小解要跑那么远的黑骨隆咚的地方去,未免生怕,赶紧放下捧在手里的水杯。但是,像是约好了似的,就在此时,矮矮的走进一个人来,手里提着一只大大的粪桶,散发着刺鼻的浓味,就放在离我们五步之遥的大门角落里。

社会人生第一天——纪念上山下乡42周年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当年秽所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各位知识青年朋友,夜里厢假使啥人要出水,戳那,就出勒朗此里厢,明早早浪头,大家轮流倒尿桶!戳那,勿倒!大家戳那臭煞!”他说话时眼泡突出,活像与人吵架,话中的“戳那”“戳那”,是上海话骂人的口头语。

“迪格老职工绰号叫做‘牙膏’,是阿拉格副大队长……”坐在一旁的一个串门的老职工“吃客”悄悄告诉我——因为一发工资,他就全数吃光,以后喝清汤度日,因此得名。

“牙膏?!”听到这个绰号,我不禁笑了起来,“有牙膏,就有牙刷啊!”我说道。

“有啊,”“吃客”说道:“他老婆就叫牙刷……”

这是记忆中那天最最愉快的一分钟,我和阿福都笑了一笑。

四十三年前的那夜晚上11点钟光景,在我们居住的草棚的南面,大约两百米处的棉花仓库里,传来阵阵女孩子们集体呜咽的伤心哭泣——那是同去落户的女同学们的住处。

那个时候,芦苇编的篱笆才是这个棉花仓库的大门,就在女同学们落住不久的一天半夜,有一条水牛发欢,从这头的门窜进去,从那头的门窜了出来,于是,那么大个仓库都没有装得下她们的尖叫!

 

                                                                           2010年12月3日初稿

                                                                           2011年12月1日修订

社会人生第一天——纪念上山下乡42周年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白头女生在,闲坐说旧居)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