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琵琶语  

2010-04-24 09:05:47|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琵琶语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朋友给了我一张林海的音乐CD——《琵琶语》,嘱我开车时欣赏。

当车子急驰而去的时刻,马达轰鸣伴奏着幽怨凄切的弦弦掩抑,形成了极大的速率反差和色调冲突,两种完全不同领域的节奏、旋律与和声的交响,把机械和艺术两个不同世界的同一形态——声音搅和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钢骨铁筋的自然声律和羊肠震荡的艺术创造之间的和谐与美丽。

特别是琵琶那独特的揉弦,一个音符将另一个音符似乎是顺便地带将出来而后又赶紧藏匿进去的欲言又止、欲说还休,别样地表现出琵琶的深情、哀怨和凄婉。

听着听着,常常自醉。以至于不像在人间遨游,倒像在天际信步,大有乘风归去、羽化而登仙之慨!当年琵琶音乐居然使“江州司马青衫湿”的神奇的动情因素,油然而生。

音乐,大概是最能激起人们对于感情的追忆和对于旧景的重温的。她在这方面的功能,大大超过了具像的图画或者想象的文字。她带给人们的追忆和重现是立体的、是全息的、是从内而外的,是由现实而情绪的。如果那情那境发生时刚好伴随着一段符合共振规律的音乐的话,那么,每一个乐句的再现,就将预示着每一个情节的再生。

记得大约是在文革后期,我在工厂里翻三班,每当夜班早晨8点开始睡觉,大概到11点的时候,就会听到远远的工厂广播室高音喇叭播出的高亢的女高音歌唱:“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艳艳——”

此刻,我就迷迷糊糊地醒了。四处是那样地安详,仿佛世间那激烈的阶级纷争已经结束,好像世界已经只剩下了平和与宁静。每当此刻,我就会流泪,就会有一种不知道该做什么而什么又都不想做的惆怅,那是一种神圣的精神领地。

而此后,每当听到“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艳艳——”时,我就会忆及彼时的情景,宛然就回到了那个境界,睡在那间狭小寝室的张着蚊帐的铁床里,憧憬着未来、咀嚼着过去……

有些事情是忘记得了的,但是有些事情却是忘记不了的。而大凡跟音乐挂上了钩的生活,就不容易忘记,就象是染上的诡谲的色彩一样。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出现音乐,就能在人们的心中浮现起相应的情景。

最近的生活内容,一直是伴随着“琵琶语”而行进的:揉弦中的江湾细雨、琶音中的水乡小镇、三轮在《踏古》中摇摆、长廊在《对歌》中徘徊、临河的饭庄在《暮色》里熙攘、吴侬软语在《红尘》里陶醉……

但是,不论是“山丹丹”那已经过去几十年前的的过去,还是“琵琶语”的最近的过去,都已经无可挽回的都成了永别,不能不令人生出无限的感慨。

稍得安慰的是,《琵琶语》始终放在车子的匣子里,陪伴在我的身边。只要我播放她的弹拨,就会触动我的心弦,就会回到那些令人难忘的时刻。当此时,那些情境就会流成一条记忆的河,像江南水城的河流那样悄悄地从心室和心房间淌过,于是,仿佛一切又都重复起来,清晰出现,继续演绎,无限延伸……

正是:

信手弹来似酒醇,分明心事曲中魂。

琵琶幽怨如倾诉,半是宜人半恼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