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红楼”看罢说“红楼”  

2010-07-14 22:00:24|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看罢说“红楼”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昨晚看莎翁的《驯悍记》去了,漏了新版《红楼梦》最后一集。今天一早便恭坐厅里,打开电视候补。新版《红楼梦》,虽不能说十全十美,却因其正宗的语言吸引了我,每每细细收视,不敢遗漏。

对于欣赏者而言,《红楼梦》最令人思索处莫过于警幻仙机、谶言偈语、因果报应、机缘前定等警世通言以及因之所产生的惆怅情怀。而卒章的结局,似乎于斯最甚。

虽有不少才子批评《红楼梦》高鹗后续40回是“狗尾”,但是,把贾府结局写成“兰桂齐芳”、“宝玉高中”、“抄物归还”、“贾政复职”等还是极有审美眼光的。

据说“紫砚斋”“护花主人”有“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乃最后宝玉沦为乞丐沿街乞讨一解。因此,旧版电视剧《红楼梦》也就采用了这样的结局。

但是我想,这样的处理却是不甚恰当的。

第一、宝玉乃是冰心玉骨、清高自傲、温柔富贵乡的花中之主。是一个始终一尘不染、“质本洁来还洁去”、宁肯玉碎、不愿瓦全的人,他断断然不肯蓬头垢面、丧失自由而为阶下之囚,也决不肯沦落街头、乞讨度日而成为叫花子!从他高洁脾性、家庭教养,富贵作为、主子性格来看,他怎么受得这种人格侮辱?

说到这里,不觉想起了在文革中不愿忍受人格侮辱、双双自尽以死相抗争的傅雷夫妇。我想,根据宝玉的性情发展轨迹来看,他对自身人格的尊严守护,应该是和傅雷夫妇一致的。也就是说,宝玉决不可能走向旧版电视剧的那种结局。

第二,如果真的把贾府最后处理成“一穷二白”、败落到头,几乎成了一家贫农的结局,于整个故事的艺术感染力和审美效果都将是一种败笔。

这有如描写敌机轰炸后的惨状,倘若全城人都死光光,则只是“悲”还不成“戚”,只是“哭”还不成“泣”,反倒不能引起人们的痛心疾首。如果尚有一小儿未曽炸死,却抱着母亲尸体啼哭,那才更为动人心魄——这也就是目前坊间流行的原著版本依然以曹雪芹前八十回、高鹗后四十回为主的道理。

君不见,即使“兰桂齐芳”,贾府早已不及当年气象了;纵然宝玉高中第七名,但是人却不知哪里去了!即便贾政有皇上赦罪,抄家物资一一归还,但贾母、凤姐、黛玉、鸳鸯等等都已经亡故、惜春、紫鹃“独卧古佛”,物在人亡,睹物思人,是否才更令人生出无数怀念、比较、伤感与怅惘呢?是否才更显得凄凄惨惨戚戚,令人扼腕沉思、唏嘘感叹呢?

唐诗有“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一绝。行宫虽在已寥落,宫女也在已白头,而玄宗贵妃却不知道哪里去了。这就是此诗的令人惆怅处。

所以“白茫茫地大地真干净”不能理解为一无所有,一旦一无所有,还有什么意思呢?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应该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应该是“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应该是“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应该是“对雪画寒灰,残灯明复灭”……虽然白茫茫,却还有车辙、有脚印、有与白茫茫共生共存的残留物事,才更能体现雪的残酷与锋芒,也表露雪的柔情与寓意呢!

这就是高鹗续书的妙处,也是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忠实原著的好处。

看目前一些评论电视剧的节目,最有趣的就是许多一开口就露出从来没读过《红楼梦》原著马脚的“主持人”,屡屡以“新版”如何如何,而“老版”又如何如何说事,前后比较,信口雌黄。

其实,“新版”“老版”都是合理的,都是该剧导演、演员对《红楼梦》的理解和演绎,都体现了各个时期文艺家对这部著作的评论水准,都反映着我国思想解放的程度。至于哪个版本理解得更正确,演绎得更周全,则首先必须和原著相对照。只有原著,才是它们的参照。

在我看来,作为《红楼梦》的结局,似以新版更当。

它基本上承袭了《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和情节。没有受上世纪自中叶以来政治气候对文艺创造的影响,没有单纯把《红楼梦》看成一部“封建社会阶级斗争的历史教科书”,也没有杜撰宝玉行乞等谬误情节。

有“主持人”还批评说,87版拍的是“悲剧”,因为宝玉流落街头,而新版拍的是“喜剧”,因为宝玉高中。我想,这位“主持人”大概还没有搞清楚这样一个基本悲剧区别:究竟是屡屡不中、名落孙山能体现出悲剧色彩,还是已经考取大学却因付不起学费而辍学更体现出悲剧色彩。

可惜的是,新版宝玉告别贾政一段文章没有做足,其实这一节,是极容易烘托出《红楼梦》最后留给观众的惆怅情怀的。

有空的话,只须读读《红楼梦》原著第一百二十回,即可知新版或旧版《红楼梦》,哪个更忠实于原著了。

至于要探讨重拍电视剧《红楼梦》的现实意义,我想,《好了歌注》大抵是最好的注脚了。因录之于下,与各位看官共飨。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
     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
     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
     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
     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