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敦煌鳞爪  

2010-07-30 12:52:08|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梁先生邀我到兰州给老师们做培训,一看地图,原来“敦煌只隔数重山”,遂请梁先生帮忙打探敦煌旅游行程,梁先生为我接洽了一家旅行社,因为倘若不找旅行社,是买不到去敦煌的来回火车票的。

这样,讲课之后,便乘晚上5点的卧车北上,一宿无话。

早上7点到达敦煌车站。车站新造,虽然不大,倒也气派。两边墙壁浮雕飞天,娉婷顾盼,婀娜多姿,惹人浮想。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出口围满了各色人等,大多是导游,举着各种各样纸张,书写着各种各样客人的名姓。

定睛从右到左梭巡一番,没我姓氏。再从左到右一一细看,仍不见踪迹。心中一急,不顾众目睽睽,索性沿着接客队伍从头向后走去,雄赳赳颇似检阅。

终于,在队伍落尾处,发现一位年轻导游举着一张小报“扩特”大小的纸片,上面歪歪斜斜写满了姓名,最最末尾一位,就是鄙人,遂上前自我介绍。

导游带我们上了一辆中巴,落座四顾,除了一对母女年纪较长,都是青春年少。

敦煌有几个重要去处,一是鸣沙山、二是月牙泉,三是莫高窟、四是雅丹地貌。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鸣沙山的沙山确实壮观,山高入天,沙细若粉。

玩法是乘坐骆驼由“驼夫”牵着上山,绕道月牙泉参观后返回。那么多的骆驼那么长的驼队,拉成一条细细的线流,逶迤从山底一直盘旋到峰顶!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骆驼已经坐过多次,不想浪费时间,听说此间可以让游客自己开车冲沙,甚感兴趣。

比及爬上黄色越野车驾驶座,才发现一位师傅已经坐在副驾驶座上,头戴鸭舌布帽、一条花围巾像恐怖分子似的从鼻梁上往后围起,头颈也着围巾,裹得严严实实。戴着白色手套,一身蓝布工装,白袜黑布鞋,除了一对眼睛,竟然“点水不漏”!直到开口打招呼,才知道是位大嫂师傅。

自驾冲沙果然刺激,大嫂师傅教我的诀窍是:越野车往下或者往左右滑下时,不要碰离合合器和刹车踏板,但要稍加油门;往上冲的时候,油门一加到底,不要犹豫!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于是,在一阵俯冲翻滚、前伏后仰、急汗淋漓、昏头转向之后,车子从七、八米高坡侧翻拥沙而下,等到半个轮子埋进软软的沙丘时,终于以熄火而告结束,下面就由大嫂师傅来驾驶了。大嫂师傅夸我技术不赖,她说很多游客驾驶此车,早在一公里内就抛锚了。

冲沙事毕,遂坐电瓶车去月牙泉,这样时间就省了许多。

能够在“平沙莽莽黄入天”的境地得此一泉,实在是大自然的恩宠。不过由于环境日趋恶劣,月牙泉的清冽泉水已经日趋残月状。站在泉边,约约感到一丝凉意。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我知道,那不是气温有所减低,而是心理的绿色感受。

月牙泉旁有数枝胡杨枯木,在烈日暴晒、风沙洗刷中,背虽曲而身未倒,枝虽枯而态昂然,不屈不挠,令人敬仰。连忙合影两张,庶几沾染些胡杨的傲气、大气、精气与神气。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据说,胡杨能活三千年: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

清人形容他是:“交柯接叶方灵藏,掀天掉地纷低昂。矮如龙蛇欲变化,蹲如熊虎踞高岗。嬉如神狐掉九尾,狞如药叉牙爪张!”果不其然!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月牙泉旁边,有一些上世纪初留下的古亭台楼阁建筑,屋顶上落满了黄沙,几乎看不出黑瓦的本色。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建筑中有对联、有书画,在这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风景中见此,特别感到雅致的人文气息。

正在月牙泉神游,忽听得空中发动机声轰鸣而过,原来是澳大利亚进口的人字翼滑翔机载着游客在月牙泉和鸣沙山周围盘旋游览。心中顿生羡慕:如果从天上俯瞰月牙鸣沙,岂不快哉?

急急赶到大门口滑翔机起飞处,戴上飞行帽,系好安全带,双脚跨坐在飞行员背后,滑行越两百米,凌空直上。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一碧万顷之间,风鼓双翼,翼迎气流,时而失重,身轻如燕,时而超重,身重若铅。当飞机平飞稳时,环顾四周,但觉纯净世界、无所依傍,朗朗乾坤,自在自由。突然想到的是柳宗元的“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句——只不过我们这两条“鱼”乃悬浮于空气中罢了。

下午,去的是莫高窟。因为有太大的期待,又因刚刚去过埃及,并参观过龙门、云冈,其感觉反倒不甚震撼。

想来,将原石窟木门做成具有现代气息的西式门、将以前的木栈道、木栏杆换成了目前的水泥质料,然而又做得甚为粗糙,是原因之一。这样,就将千年石窟的外表装饰成了具有现代气息的粗劣建筑,令人不快。郭沫若、陈从周等学者曾一再强调古代建筑要整旧如旧,信矣!

另外,可能是导游自选游览石窟的关系,我们的导游带领所看到的几幅小小飞天,并无“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的飘逸,而高大魁伟的佛像,其雕塑风格又少了人情味与亲切感,形容远比龙门、云冈佛像呆板。

其三,莫高窟内虽有专门导游讲解,然只会背诵一些固定的解说词,絮絮叨叨如同放送录音,而对敦煌学问其实不甚了了。因此,游客的问题,大多不能得到正确解答,而且态度还不大耐烦。

莫高窟内不能照相,因此只留的七层楼米勒佛外景一张。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此行最为令人难忘的还是观看雅丹地貌,那是天公鬼斧,非人力可为也,因为路远,天热,早上六点就起程了。

出城以后,导游告知:“沙漠中唯一的一条柏油马路已经被飞沙吞没,如今正在重修,所以路况比较糟糕……”导游话犹未了,这厢已经是车颠人倒,屁鼓如锤。

看窗外,但见“随风满地石乱走”,只是没有“一川碎石大如斗”而已,加之这“金杯”汽车早已是“暮去朝来颜色故”的半老徐娘,“除了喇叭不响到处都响”,于是灰沙时时从缝隙喷入,如撒胡椒,搞得太太小姐们喷嚏不已,都戴起口罩来,男人们则捏着鼻子,紧闭嘴巴,如水中屏气。

回看后窗,升起的太阳,隐匿在飞沙之中,泛着惨淡而乏力的白光,阴沉而恐怖。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还好,约莫一个小时,车上正轨,这才理解了有条好路的可贵。然而此刻,“金杯”却又因其冷气不逮,乘客们开始了蒸笼般的熏烤。

不过胡椒也好,熏烤也罢,只要看了雅丹地貌,一切都值了!就像两个长老看着血流成河的特洛伊城,认为如果是为着美女海伦而战,一切都值得一样!

雅丹距敦煌市区约170公里,位于甘肃、新疆交界处,紧挨罗布泊,气候极端炎热。

如果说在快到雅丹时还热风鼓浪,然而一旦进入雅丹地区,却变得风平浪静了,像是进入了沙漠的港湾。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雅丹遍布奇特诡异、淡红深黄的山峦。山峦皆鬼似的突兀从地表倏忽冒出,性状奇特诡异,其山体一层层的带有明显海水涨潮退潮侵蚀冲刷所成的状貌。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山峦虽然奇特,但是地表却异常平坦,皆由细小青石铺成,很少起伏,犹如人工铺设似的,但看这方圆地接天边的地方,决然不可能是人力所为。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踏着青石粒前行,步履嚓嚓,四周也无鸟语,亦无风声,上下之间,似乎只剩了天、地、山、我四者。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走到山峦阴处,寻一块暗暗从细青石粒中裸露出来的岩石,吹去浮沉,一屁股坐下来。享受着这难得的上帝与共的安谧。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只好自说自话,自拍照片。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回程路上,路过玉门关。但见四方土城一座,孤苦伶仃,仅与一丛丛同样孤独的骆驼刺形影相吊。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而汉长城,也只有围墙一线,早已不见当年气象。那一截截的断壁残垣,像是快要冲到岸边的海潮,我则站在这最后一朵浪花的旁边,发思古之幽情。

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敦煌鳞爪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回想那时守城将士,过着“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平沙莽莽黄入天”的艰苦而单调的日子。看如今,这里已经是中华一统之天下,再无须干戈相向,甚为感慨。

回到敦煌,因为汗凝灰沙,筋疲力尽,游客一个个面如病鬼,都想洗个澡再上火车。于是,问开车师傅是否有钟点房,租借三两小时,洗澡休憩。师傅说,有是有,60元一小时,由他送我们前去。

但是既到旅行社,他却磨蹭不已。当我拿到7点回兰州火车票后,已等不及,自己出门寻找洗澡酒店,而那位师傅也尾随而来。

走不到百米,看到一家三星酒店,即欲进店问讯。师傅拉着我说,不用问,早就客满了。见他行为猥琐,我执意进店询问,前台服务员告诉我,既有空房,房价也只是803小时。这下,方知差点上当。待要找那个师傅,却见他已从边门溜走。

办好手续,我再折回旅行社拿行李,顺便向一同的游客如此这般做了介绍,大家闻说,纷纷指责旅行社行为不轨。

回到酒店,突然想到,刚才一席话,岂不是搅了人家赚钱的好事?

接着,脑袋里便七零八落萦绕起一个个警匪电影枪战镜头来,似乎立刻会有穿着黑色西装、戴着手指头粗金项链的彪形大汉前来砸门闹事,然后就是大背包、勾手拳的格斗了……想到这里,不寒而栗,未敢怠慢,三下五除二脱了衣裤,匆匆冲洗毕 ——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飞速换了不同颜色上下衣裤,戴上墨镜,用食指微微撩开窗帘,向马路张望,确信当街没有细作窥视,随即提包一溜烟下楼,一边结账,一边往旋转门外再次瞭望,确定无人监视,方才放心,见远方有出租开来,收好证件,放好发票,撑开阳伞,闪出转门,出租一到,迅疾收了阳伞,拉开车门,将提包先行抛入,头一低,身一弓,钻进后座,叫声“开车!”逃之夭夭。

6点一刻,手机铃响,正是旅行社。但听一位小姐娇嗔道:“先生,我们正在等着送您去火车站呢?您倒是在哪里啊!”

我连忙回答道:“谢谢盛意,俺已经到火车站多时也!”她一定不知道,我这里已经经历了一次紧张的心理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