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信赖,也能创造美好的“课堂境界”——挖掘教材的“教学价值”之二  

2010-07-06 14:49:34|  分类: 阅读教学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赖,也能创造美好的“课堂境界”——挖掘教材的“教学价值”之二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以《珍珠鸟》为例

        许多不同版本的小学《语文》教材,似乎都采用了冯骥才的散文《珍珠鸟》。
        没有疑义,课文《珍珠鸟》的主题就是文章的最后一句话:“信赖,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课本之所以收录此文,原因之一大抵也就是要教给孩子们这个道理。
        文章说的是人和动物的关系——由于作家“我”对“珍珠鸟”们的精心照料,呵护有加,渐渐地,小“珍珠鸟”从“只在笼子四周活动,”到“在屋里飞来飞去,”从“只要大鸟在笼里生气儿地叫一声,它立即飞回笼里去。”到“在父母的再三呼唤声中”才“飞向笼子。”小“珍珠鸟”变得越来越不怕“我”,越来越“信赖”“我”,以至于最终,竟然“扒在我的肩头睡着了”。
        读罢《珍珠鸟》,我想,在课堂上,那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多么像幼稚、顽皮、天真、活泼的“珍珠鸟”啊!
        所不同的是,我们这多达六、七十个、少也有二、三十个的孩童,将比“珍珠鸟”更聪明、更可爱,也将更富于理解与情感。
        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虽然古代有“师道尊严”一说,但是,仍然少不了“信赖”一层,倘若孩子们不信任你,不喜欢你,看到你只有害怕,课堂里不能造就一种和谐和美好的氛围和境界,我们的教学效果一定会大打折扣。
        怎样通过老师的行为,让学生们能够对老师产生信赖,不害怕老师而是喜欢老师,不敬畏老师而是亲近老师呢?我想,这是上好《珍珠鸟》的重要教学环节、也是让孩子们真正理解《珍珠鸟》主题的途径。
        《珍珠鸟》的课堂教学环节中,我最最喜欢的就是我扮演课文里的“作家”朗读课文,而全班孩子统统扮演成小“珍珠鸟”。我朗读的时候,课堂上的几十只小“珍珠鸟”们,则必须按照课文的内容,还原出小“珍珠鸟”应该做的各种各样的动作和相应产生的各种各样的情绪。
         我先让孩子们都躲进它们那“舒适又温暖的巢”——课桌下面那个小小的空间。
         孩子们听说,都高兴地笑了——他们大概很少有这样的体验。
         虽然他们一个个都听话地往课桌底下钻,但是很少有孩子完全像“珍珠鸟”似的完全躲到“巢”里去而隐没了全身。他们大多只是略略地把身体沉下去一点,大半个身体仍旧坐在位子上,真正是“点到为止”的模样。
         见此情形,我说:“小‘珍珠鸟’还小着呢!它还不可能从‘巢’里面钻出身体来、也不可能躺在‘巢’的外面呢!”
         小“珍珠鸟”们听说,连忙再将身子压下去,钻下去,挤下去,直到我一眼望去几乎再看不到一只小脑袋,我才继续读道:“3个月后,那一团愈发繁茂的绿蔓里边,发出一种尖细又娇嫩的鸣叫。”
        读到这里,我做了停顿,问道:“我倒想听听看,什么是‘尖细又娇嫩’的鸣叫呢?”
        立刻,小“珍珠鸟”们躲在课桌下轻轻地、细细地叫了起来,课堂前后,一片尖细而娇嫩的“啾啾”声,不绝于耳,甚是中听!——“叫得真像!”我不禁夸奖起来。而小“珍珠鸟”们的鸣叫声也就更欢欣、更放肆了!
        我接着往下朗读,“珍珠鸟”们的鸣叫也就自然止歇了。当我读到:“过不多久,忽然有一个小脑袋从叶间□出来”的时候,我没有读那个“探”字,而是拍了一下桌子,并问孩子们:“这个地方,用‘探’字好?用‘伸’字好?用‘露’字好,还是用‘冒’字好呢?”
         有只小“珍珠鸟”伸出他的小脑袋来,说道:“我看用‘冒’字好!”
        “为什么呢?”我问。这时,小“珍珠鸟”们纷纷从课桌上露出了他们的半截子身体,专心地听着我们的对话。
        “有一种很突然的感觉!”他说。
        “你能给我做做吗?”我鼓励地看着他。
         他笑着说“好”的同时,人已经隐到课桌底下去了。冷不丁地,突然又“冒”了出来!惹得全班一片嬉笑。
         这时,有个女孩子举手说:“我觉得‘冒’字不好!珍珠鸟本来就是一种‘怕人的鸟’,小‘珍珠鸟’对作家更不熟悉,所以一定是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的,决不会那么冒失!”她的话,得到很多同学的赞同。
        “那么,就请你做做那只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出来的小‘珍珠鸟’吧!”我说。
        这时,教室里的“珍珠鸟”们已经全体“出笼”,有的站着,有的跪在椅子上,有的趴在课桌上,饶有兴趣地等待着这只小“珍珠鸟”的动作。
         起先,只见小“珍珠鸟”露出了自己的马尾巴小辫子,接着才显出了她那双充满惊奇的大眼睛。她的头儿向外慢慢伸出的同时,一会儿向左瞧,一会儿向右看,而且像小鸡仔那样一顿一顿的,似乎在偷偷地打量着外面的花花世界。直到发觉没有任何危险,她才完全从“巢”里爬了出来——好家伙,这个动作足足持续了半分钟!
         不必说什么“掌声鼓励”之类的蹩脚的煽情话,课堂里已经很自然地掌声四起。
         接着,我请全体“珍珠鸟”再模仿了“露出”和“伸出”的动作,看来他们掌握得非常不错!
         当我读到“起先,这小家伙只在笼子四周活动,随后就在屋里飞来飞去……”的时候,我又停了下来,我要小“珍珠鸟”们“飞”给我看看。
         有趣的是,孩子们全都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只是张开两只小手扮成两只小翅膀,将身体左右转动,象征性地“飞”了一会儿就停止了——是啊!他们从来都没有在神圣的上课时间“飞来飞去”过,他们害怕着呢!
         我打趣地问道:“这叫‘飞来飞去’吗?”我夸张地拖长了声音,再问了一遍:“谁告诉我,什么叫‘飞——来——飞——去’?”
         一个剃着小平头的小家伙飞快地瞄了我一眼,但是被我捕捉到了,一看就知道平时是个“小调皮”。他回答道:“就是一会儿飞到这边,一会儿飞到那边。”他同时用手大范围地指着教室的左角和右角。
         我想,如果不体验和享受“飞来飞去”的自由,孩子们怎么可能懂得本课课文和谐、自由、美好、信赖的深层含义呢?于是再发问道:“那么你们刚才的‘飞来飞去’……”
         孩子们不好意思地笑了。
        “重来!”我加重语气,命令道:“再‘飞’一遍给我看看!要飞得和小‘珍珠鸟’一样!”
        小“珍珠鸟”们这才开始站立起来,偷偷地注视着我的脸色,加大着“飞来飞去”的幅度,但尽管如此,还只是局限在课桌的有限范围之内,蹬着双脚,扑棱着“翅膀”。
        我偷眼瞧了瞧那只“小调皮”,正巧,他也在看我。
        他面带微笑,微微地把他的小脚伸到了课桌的外面,欲步又止。见我对他鼓励地微笑,终于,下定决心,大胆地跨出了“雷池”一步,立刻又回过头来,看着我询问地笑……
        我朝他点点头,立刻,他像老鹰似的头一低,往下一坐,“刷”地完全飞出了他的“巢”臼,在两行课桌的中间走廊,真正地开始“飞——来——飞——去”了!好啊!终于有一只小“珍珠鸟”,挣脱了拘束已久的课堂羁绊,飞向了蓝天!
        看到这一幕,我打心眼里高兴,连忙喊道:“快看哪!快看这只小‘珍珠鸟’,这才叫‘飞——来——飞——去’啊!”
        话音未了,全班的几十只小“珍珠鸟”也就开始了真正的飞翔!不大的教室,成了孩子们的天空和大地,他们飞啊飞啊!尽情地领略着具有翅膀的自由!
        让他们整整飞了一分钟,我才继续读道:“一会儿落在柜顶上,一会儿神气十足地站在书架上……”这时,大概有两三只小“珍珠鸟”居然站到了自己的小椅子上,装出一副神气活现的模样……真真令人捧腹……
        当我读到“我用手抚一抚它细腻的绒毛,它也不怕……” 的时候,小“珍珠鸟”们已经拥上讲台,把他们毛茸茸的小脑袋都望我的跟前挤拢来、挤拢来,团团将我围住,我不得不慌忙用手一个个地抚摩着他们“细腻的绒毛”。
        而当我读到:“这小家伙竟扒在我的肩头睡着了……”的时候,瞬间,所有的小“珍珠鸟”都已经靠在了我讲台的左近。他们静悄悄地站着,进入了梦乡——睡得好熟啊!还呷呷嘴,仿佛在做梦?
        此刻,我一动不敢动,生怕惊动了我可爱的小“珍珠鸟”们……

【附录】

珍珠鸟

冯骥才

真好!朋友送我一对珍珠鸟。放在一个简易的竹条编成的笼子里,笼内还有一卷干草,那是小鸟舒适又温暖的巢。

  有人说,这是一种怕人的鸟。

  我把它挂在窗前,那儿还有一盆异常茂盛的法国吊兰。我便用吊兰长长的、串生着小绿叶的垂蔓蒙盖在鸟笼上,它们就像躲进深幽的丛林一样安全;从中传出的笛儿般又细又亮的叫声,也就格外轻松自在了。

  阳光从窗外射入,透过这里,吊兰那些无数指甲状的小叶,一半成了黑影,一半被照透,如同碧玉;斑斑驳驳,生意葱茏。小鸟的影子就在这中间隐约闪动,看不完整,有时连笼子也看不出,却见它们可爱的鲜红小嘴从绿叶中伸出来。

  我很少扒开叶蔓瞧它们,它们便渐渐敢伸出小脑袋瞅瞅我。我们就这样一点点熟悉了。

  3个月后,那一团愈发繁茂的绿蔓里边,发出一种尖细又娇嫩的鸣叫。我猜到,是它们,有了雏儿。我呢?决不掀开叶片往里看,连添食加水时也不睁大好奇的眼去惊动它们。过不多久,忽然有一个小脑袋从叶间出来。更小哟,雏儿!正是这个小家伙!

  它小,就能轻易地由疏格的笼子钻出身。瞧,多么像它的母亲;红嘴红脚,灰蓝色的毛,只是后背还没有生出珍珠似的圆圆的白点;它好肥,整个身子好像一个蓬松的球儿。

  起先,这小家伙只在笼子四周活动,随后就在屋里飞来飞去,一会儿落在柜顶上,一会儿神气十足地站在书架上,啄着书背上那些大文豪的名字;一会儿把灯绳撞的来回摇动,跟着跳到画框上去了。只要大鸟在笼里生气儿地叫一声,它立即飞回笼里去。

  我不管它。这样久了,打开窗子,它最多只在窗框上站一会儿,决不飞出去。

  渐渐它胆子大了,就落在我书桌上。

  它先是离我较远,见我不去伤害它,便一点点挨近,然后蹦到我的杯子上,俯下头来喝茶,再偏过脸瞧瞧我的反应。我只是微微一笑,依旧写东西,它就放开胆子跑到稿纸上,绕着我的笔尖蹦来蹦去;跳动的小红爪子在纸上发出嚓嚓响。

  我不动声色的写,默默享受着这小家伙亲近的情意。这样,它完全放心了。索性用那涂了蜡似的、角质的小红嘴,“嗒嗒”啄着我颤动的笔尖。我用手抚一抚它细腻的绒毛,它也不怕,反而友好地啄两下我的手指。

  白天,它这样淘气地陪伴我;天色入暮,它就在父母的再三呼唤声中,飞向笼子,扭动滚圆的身子,挤开那些绿叶钻进去。

  有一天,我伏案写作时,它居然落到我的肩上。我手中的笔不觉停了,生怕惊跑它。呆一会儿,扭头看,这小家伙竟扒在我的肩头睡着了,银灰色的眼睑盖住眸子,小红脚刚好给胸脯上长长的绒毛盖住。我轻轻抬一抬肩,它没醒,睡得好熟!还呷呷嘴,难道在做梦?

  我笔尖一动,流泻下一时的感受:

  信赖,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