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与俞翔老师的往来通信  

2011-07-03 06:59:59|  分类: 通信往来蜜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俞翔老师的往来通信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俞翔老师:

你好!谢谢你的阅读,也谢谢你诚挚的批评和讨论。

我希望老师们能够通过改变方法,摆脱困境,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同时,我也深知老师们改革步履的艰难。

你的意见,使我想到了鲁迅《呐喊》“自序”里的话: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是啊,如果几百个人,几千个人、成千上万的人醒过来,兴许这铁屋子就给摧毁了呢?

我倒觉得中国“应试教育”这个“铁屋子”拖到今天,已经岌岌可危了。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各地的山间海滨、寻常巷陌,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民工商贾、主妇儿童,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孩子们负担太重鸣不平,不怪教育制度、教育手段太糟糕的?

任何东西,一旦到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就必然“凤冠霞帔响叮当,只怕夫人不久长”罗!

你说,韩老师是幸运的,还有很多“解放思想、大胆实践”的老师却受到了委屈。

这又使我想起鲁迅的话:

既然像螃蟹这样的东西,人们都很爱吃,那么蜘蛛也一定有人吃过,只不过后来知道不好吃才不吃了,但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定是个勇士。

现在,韩兴娥老师“吃螃蟹”了,并告诉我们味道还不错;

那些遭委屈的老师们也碰到“蜘蛛”了,让我们知道了其味不堪。

既然都有勇士们尝试过了,作为后继,应该有方法可循,有经验可鉴了罢?

我们且不做大的尝试,以“阅读”而言,只做个别试验,浅尝则止;从作文来说,只用一二课件,略辨冷热。

就像那只“珍珠鸟”——先只是在四周活动,看到没有危险,再去喝水,确实不会遭到伤害,再去作家肩头打瞌睡!

你说老师们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但是,二十一世纪是一个以方法和方法论取胜的世纪,用好的方法,教育好学生,事半功倍,腾出时间,使自身得到提高,做出成绩,自立于教师之林,纵横于课堂之上,当是最大的利。

守着“法国吊兰”,颤栗于藤蔓之中,藏匿于方寸之内,不去与“冯骥才”接触,将永远不知道他的性格,更谈不上与他沟通,既然无法建立信赖,也就永远达不到美好境界。

这,恐怕也是最大的害!

 

【附】:俞翔老师来信

李教授:好!

很高兴读到您的文章,很赞同您对韩兴娥老师的“海量阅读”教学方法的评价,尤其是您也直言不讳地提出自己的一些不同的声音,并提供了许多应对的策略。

一些老师的一些言论情有可原,其症结就像您开篇就指明了:这个方法所唯一需要的,就是老师们的解放思想、大胆实践!这又谈何容易!

我身处教学一线,曾长期在农村执教,多少了解老师们的思想状态、生活状态和工作状态,有时确实不能过度苛求了,其中有老师自身的问题,更有客观的问题。

假如说校长是一所学校的灵魂,一颗晦暗的灵魂,可以扼杀任何的光明。更何况有时校长也是很无力又无奈的,老师又能怎么样的,毕竟生存是最重要的。这只是很小的理由。

您也提到了“应付考试”。“应付”两字,个中滋味真不好说,想来您的体会不会比一线老师更具体、更实在。有些情况下,不得不说考试真是荒腔走板得厉害。其实您点出了课程改革一个悬而未决、估计也迟迟不能解决的问题——评价。对学生的评价,学的评价;对老师的评价,教的评价。这也许需要像您一样具备了一定话语权的专家学者更多的鼓与呼了。从某种意义上说,韩兴娥老师是幸运的,这有赖于韩老师的努力和坚持;但同时也有多少像韩老师一样的老师在“解放思想、大胆实践”的召唤下,却倒在了“评价”的屠刀下?!这也是很小的理由。

也许我危言耸听了,但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老师,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也许空间再大一些,情况会好一些。当然空间是自己争取的,但要一点一点来,“解放思想、大胆实践”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不多说了,在一个可能的范围内,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这是一个老师的职责。

同时,我对您有些说法也保留。

譬如“到目前为止,语文课的主要内容就是阅读分析:了解内容、分段讲解、归纳结构、总结中心,罗列特色。从主题、题材到结构、表达;从语言、风格到体裁、语法,面面俱到!这样的教学结果,造成了学生对课文的理解就是教师对课文的分析……”这似乎过于武断了,同时与您对“目标阅读”的定位似乎也背道而驰。

再如,“‘目标阅读’尚可由‘细读文本’的满堂灌、五马分尸地分析、细嚼慢咽地理解、敲骨吸髓地考据来担负的话……”何以如此不堪?

不举例了,倘若为了行文效果,一笑了之;若是确凿的定论,难免杀伤力过大了。

 

 

 

俞翔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