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读夫子的国画人物(外二段)  

2012-04-28 21:34:16|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夫子的国画人物(外二段)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海伦,夫子的国画拜读.

        恕外行直言,国画似不及油画。

        主要是人物比较扁平。而这个扁平又表现在两个方面:

        国画本身由于以线条勾勒为主要表现形式,本身就缺乏立体感,不料在下又已经读过夫子那么丰满温润的人物油画,一回头再看到这两个国画人物,就不满足了——曾经沧海也,五岳归来矣!夫子似乎更惯于西画,一旦换了绘画工具,便有捉襟见肘之憾。

        另一个方面,可能夫子以色彩为材料,而我们搞文学的却以文字为形象。夫子国画的两个人物都是文学家,一个杜甫一个苏轼,都是性格极为特殊,心胸极为复杂的文学人物。倘若要用丹青点染他俩,是必须跨越美术,先做些许文学功课的。也许夫子下笔前无暇顾及文学,于是国画中就少了些神似的精粹。

        似乎读过几幅描写中国古代诗人的国画,有些印象。

        一是写举杯邀明月的李白。记得是一幅中堂,天上占去了一个大大的圆月,下边的李白仰天喝酒,酒杯酒壶全都丢在地上,把一个袖子远远地就甩到了月亮的边上去了!

        好浪漫,好过瘾!直直地就把我们欣赏者说不出来的感受表达出来了!

        还有一幅画好像是描绘元稹的垂死梦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一个骨瘦嶙峋的胡子老头,推开被窝坐了起来。两眼突出,也作实令人震撼。

        这两位都画有胡子,而因为有了胡子,就特别感到其人更厚而其味更浓。如果夫子给他们俩加上些胡子,也许效果就会好些。此外,如果给些动态的表现,他们的形象也许会更生动些。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两位在性格上,似乎是不会很静的,特别是苏轼。在这个方面似可以读读林语堂和复旦王水照的《东坡传》,如果能够把文学的杜甫苏轼放到美术中去就好了。

        另外,忽然觉得夫子似乎也会留一点胡子的,长得有点像李叔同一样?

        哈哈,扯远了!

读夫子的素描(之二)

读夫子的国画人物(外一段)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国画和西画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学习时以写实为要,而后者学习时即写意为先。只要是学西画,因为有了生活写实的功底,总能出些好的作品。学国画者因为一开始就不注重写生,不讲究素描,只写意、只临摹他人作品,此后倘若心中本无意绪或块垒或郁结或体验,画出的东西往往索然。所以我赞成青年人先学西画,再折回来学国画。

        你看夫子的青年时作品,已经有了生活的底子了。有了生活和懂得生活,文艺就有了根源。我教孩子语文和作文,也特别强调这点,要他们用文字对生活做素描写生,不写生了解生活,如何写意表现自我呢——哦,说到素描,还没有拜读过先生的作品呢!

(之三)

读夫子的国画人物(外二段)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震撼!震撼!素描好!素描好极!有如此素描功底,无怪乎油画就能巍然屹立了!作为我这个外行来说,总以为素描不过是一种西画的绘制基础,因此只是表达一位艺术家的功力,而未必表现艺术家的思想情感。所以看素描,也不过徐徐而过,不去深究的。但是目前这几幅素描不然,这几个人物,是分明包藏艺术家的锐利的思想和深藏的感情因素了!看着这些人物,我确实有上下观赏,细细玩味的兴趣。我更喜欢那幅小说插画,喜欢那个小伙子。因为是小说插画,夫子一定读了原作,于是有了这样的创作。于是,文学在夫子的美术中起作用了。素描的人物有了灵魂了,活了!如果我也发疯写一部小说,不知道夫子能够配几幅插图否?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