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映日荷花知处去?去度坚郎今又来!  

2012-06-22 21:31:43|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映日荷花知处去?前度坚郎今又来!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多年前写过一篇《校园难忘不染君》——写的是和上大荷花的故事。

确实,上大使我难忘的不是学术、不是教学、不是图书馆、不是实验室,而是这片环如戒指的荷塘以及她那田田荷叶、不染荷花。

几乎每年此刻,我都要到学校的荷花池留恋、流连,坐在荷塘边想想、看看,和她们作着无尽的对话。

然而去年再度重来,却没有如愿以偿,因为这里荷塘已经被施工用的蓝红相间的蛇皮帷幕所遮蔽,到处是沙土、砖石,原来,学校又要造房子了!但不知是要造教室还是校舍,是造会场还是造实验室?

那刻,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想起了著名农村小说家高晓声的短篇小说《李顺大造屋》来,小说写的是一个叫李顺大的农民立志“吃三年薄粥”的造屋精神,表现的是中国农民终身的房屋情结和造屋追求。

同时,心里担心就是:“造了房子,可千万别毁了荷塘啊!”

今天,又到了“六月荷花满池开”的时节,瞄个空闲,换一身干净淡色衣装,高高兴兴到上大看荷花去!

快到荷塘了,早早地熄了火,将车停在远处,不要惊动了花仙子,徒步慢慢朝她们走去……

手搭凉棚,远远望去,然而,怎么不见那随风摇曳的浓得调不开的重绿了呢?怎么看不见那亭亭玉立傲然互争清纯的红白过度了荷花了呢?心头一惊,脚下发急,不免小跑起来,莫非、莫非她们病了?

我马上体会到当年龚自珍看到“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的“病梅”的情绪,也理解了他老人家“泣之三日,乃誓疗之”并写《病梅馆记》以记之的心情!

在草地上深一脚浅一脚,来到近前,心重重地沉了下去……就像急忙忙去看望久违的朋友,而见到她时,已经寿终正寝!

这料想可能出现、但希冀不至于出现、然而终究还是出现了的景象,出现了!

池塘边本来为衬托荷花而种植的小花小草,早已被践踏得遍体鳞伤;

映日荷花知处去?前度坚郎今又来!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池塘里本来的清流已经开始漚败,显示出一层层的淤积;

映日荷花知处去?前度坚郎今又来!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早先大片大片的荷叶,已经了无痕迹,只有贴着池塘水面,零星散落着几片孤独的小圆圈,能够悲伤地告诉后来的学子,这里,曾经有过“鱼戏荷叶东,鱼戏荷叶西,鱼戏荷叶南,鱼戏荷叶北”的诗经的画面。

映日荷花知处去?前度坚郎今又来!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而就在不远处,一行行雄伟的钢筋水泥校舍,已经拔地而起,傲然俯视我等百姓了。

映日荷花知处去?去度坚郎今又来!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呵呵!

荷花!荷花!从来都是说“花草明年犹再发,人无二度再少年”,而今,坚郎来也,而你等,则恐怕难有还魂之日了罢?

嗟乎!

映日荷花知处去?前度坚郎今又来!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映日荷花知处去?前度坚郎今又来!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附录】

校园难忘不染君

如果你是在上海大学宝山校区吃过几年墨水的学生,或者你是在那儿有过几年粉笔身涯而且略带那么点小资情调的教师,大抵会有一个地方使你留有记忆。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每每到那个时节,离开这所学校的人,又会不畏天气炎热,路途遥远,再回到那里去看看,坐坐,想想。

走进校区南大门,朝左,顺着大路一直向前。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经过美术学院那有着许多或站、或坐、或躺、或蹲的雕塑作品广场,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转过那条或斑、或锈、或弯、或斜,历届学生留下报废的自行车长廊,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踱过那块或绿、或黄、或枯、或荣的绿茵。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大约七八分钟光景,就会在郁郁葱葱、侬侬重重的绿荫中发现面面相觑、圆圆如盖的菏叶了。零零星星散布其间的,是粉色、白色、粉红色的出淤泥而不染君。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这里原无荷花。

立校伊始,大概设计师有着宝哥哥提匾额的才情,觉得在此处立一个“荷塘晓读”不错,于是,开了一条浅浅的约莫四、五米宽光景的环型小河,把小河里的泥巴都围堆在当中,隆起一个小岛。

小岛上面架了一座小石桥,石桥两旁还装饰有绿色链条扶手,此乃进小岛必经之路,并有似乎年久渐黑之竹门把守。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远远望去,颇似深山柴扉,倘若说到了周敦颐的院落,倒也不为过。小岛里面几乎是一个种满了各种果子的花园,学生们给它取了名为“百果园”。里面有桃子、杨梅、樱桃、枣子、好像银杏也有。

刚开始的时候,那个小竹门是不上锁的,后来不知道哪一天起就上了锁了,大概是里面的果子被偷得多了——当时有一些捣蛋的大学生会在晚上提着书包去偷枣子、掏鸟蛋,后来就上锁了。

最迷人处,是在环绕小岛的浅河里,培育了重重叠叠的荷花,年年如约开放。于是,这里就成了仙山一点、荷花环绕的有些诗情画意的景观了。

谚曰“六月荷花满池开”,当此时,整个的环岛池塘必定挤满荷叶、荷花和莲蓬,摇摇摆摆、翻翻复复、重重叠叠、环环竖竖,蹒蹒跚跚,炫耀其濯请涟而不妖的清高,傲然其香远益清的性格,好不招惹人也么哥!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尽管还要上课,要批作业,有接二连三会议和报告,还有填不尽的表格,总也会三步两脚地抽时间去看一眼水上仙子。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围着小岛和顺着河沿,背着手、踱着步,潇洒走上那么一两圈,看了,闻了,想了,然后采撷一小片菏叶,携几缕清香,沾细微雅致,到课堂里略加洒播,稍事点染,给多了现代气息少了古雅风流的大学生们一点鼓惑和撩拨,也是很顺意的事。

今夏,早早地已经没了课上,心里却总惦记着荷花。只要是抽得出时间,就往那厢跑,屈指算来,一个月竟去了七、八次,平均一周两遭。

正是酷暑,38度高温,烈日如蒸,荷塘边早已经躲得空无一人。也难怪,这样的大热天,谁还会有赏荷的兴趣?君不见,无论朱子的菏塘月色,还是季老的荷塘清韵,记的大抵都是幽静的背景,清爽的环境?

然而正因为此,我却特别感到安静的舒心与平和的快慰。因为此时,最好伴荷花对话,与自我谈心,和天地闲聊。要是月下,喋喋时就怕荷花会懒懒睡去;要是人多,痴痴时就怕旁人会笑话画符……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小岛上是密密匝匝、婀婀娜娜的杨柳,杨柳里不断起伏着知了的鸣叫。在有声有色的背景下,塘中的荷花出人头地般在菏叶间掩映嬉闹。

有的荷花是全白的,白得迷人,白得有层次,白得有韵味,白得有内涵;有的荷花是尖红旁白的,从白到红看不见痕迹的递变,而从红到白,却好似画家不经意涂色的一抹,有些毛笔勾勒的参差。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可惜没有下雨。如果有雨,菏叶上必定滴答跳跃着大大小小的珍珠,荡漾滚动,那才是琵琶声更确切的移情写照!从池塘里舀了一点水,泼到菏叶上,照样也滚动了起来,煞是好玩、好看,只是少了击打菏叶的节奏!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公历七月下旬,心血来潮,又去了荷塘。虽然知道可能荷花已经零落,此去正是拾掇些荷花遗留的惆怅。

确实可怜,这里的花朵已经信息全无,只有田田菏叶在那里摇头叹息时间的流逝、红颜的易老。看着一大片一大片支离摇弋、上下交际、应风涌动的菏叶,似乎突然理解了“田田”二字形容菏叶的精准和玄妙——古人了得啊!

 校园难忘不染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就这样走走想想,不料竟然绕着小岛好几圈,全然没有厌倦的感觉——流连复流连。

临走时,四顾无人,便弯腰悄悄对着荷叶和莲蓬说道:“二位仁兄,老生告辞也!遇到荷妹,望能转告我的问候。”

不料躲在树丛的知了听见了,即刻说道:“知了!知了!”

“去!去!贫嘴的蝉儿,凑什么热闹!”我向他们挥了挥手。

但是菏叶和莲蓬却连连摇摇头:“先生一别,我们也都将先后朽去,怕是不能传达您老的问候了!”

我应道:“罢,那我明年再来看你们。”

他们却说;“可惜明年您老看到的已经不是今年的我等了!”

我抚掌笑道:“哈哈!彼此彼此!天下万物同理。明年来看你们的,哪里又是今年的故我呢!”

于是,再回头,再挥手。

待到今年公历的九月底,找到个机会,又去了一趟上大荷塘。这回已经凄凄不是以前景象。在秋风萧瑟、杨柳落叶的大背景下,荷花已零落,只有偶断偶连的荷叶荷干,挤挤密密地紧挨在一起,互相依存、互相扶持。

荷叶已经枯萎,有气无力地耷拉着,佝偻着脊梁。原先舒展的华盖像伞一样的收起.变成了浅浅的土黄,叶茎却隐隐地突露出来,就像老人枯瘦肢干上的绽起的经络。

大多的华盖已经脱落,剩得光光的枝干,像国画家信笔的一竖又一竖,凌乱地插在泥污之中,绘成了一幅现代派的长长的画卷。

我忽然感到了荷叶的可贵了.

当时,他们是作为荷花的衬托而出现的。在荷花洋溢着美丽姿色的时候,当荷花为人们赞美欣赏的时候,荷叶只是在一边摇曳助兴,陪伴着荷花,为她高兴,为她骄傲。待到荷花开始憔悴,开始枯败的时候,荷叶们仍然碧绿苍翠地陪伴着她们,没有丝毫的懈怠和傲慢。

荷花就不一样了,她们如此高傲,比较自私,一旦香消玉损,生怕有损形象,任荷叶独自飘零,任池塘百般挽留,竟匆匆离去,更无反顾……

荷叶虽老,人性依然,迟迟不舍这与荷花一起生长的池塘,痴情徘徊留恋,回忆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自然之物,皆有情性。人有人魂,花有花魄。相处一久,必有感情之交流、精神之浸染。于是,牡丹和赏牡丹的人便都有了富贵的气质,菊花和赏菊花的人也都具备了了隐逸的情怀,梅花和赏梅花的人都变得胸襟博大……而上海大学的荷花和赏上海大学荷花的我,却变得依依多情了。

一笑。

                                                                                                                                 巳丑八月定稿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