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我最初的音乐世界(五)  

2013-02-12 21:06:25|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初的音乐世界(五)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自学了手风琴,不,应该说,能用手风琴拉拉歌曲,也能够为朋友进行马马虎虎的歌唱伴奏以后,有很多好处。其中最使我得益的,就是从农村上调到工厂以后,偶尔可以为此而逃脱“三班倒”的艰难瞌睡,能和姑娘小伙们一起在工会的办公室里轻松快乐地排练所谓“万人大合唱”的“邀歌”的活动了。

当时上海经常开展这样的活动:整个体育馆分为许多块,每一块由一个独立单位的大约上百人几百人的合唱队占据,每个合唱队都有领队和指挥,整个体育馆还有总的主持人和总的指挥。

记得上海合唱团团长,著名指挥家司徒汉就作为总指挥来过多次,他的指挥,热情澎湃,举手一挥,在场的千万人都会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他手中的一个音符,而所有人的灵魂似乎都被他抽了出去,然后,把乐曲植入了其中。

这每一个“块”都必须有一两只手风琴校音和伴奏,而我,就充当了这个滥竽充数的角色。手风琴手将对“块”的合唱队指挥负责。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此前的1968年,我们这些高中、初中学生,无论是“革命派”也好、是“造反派”也罢,或者如我是“逍遥派”的在内,都统统地“上山下乡”,“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了!

那个时候,二姐夫的手风琴已经归还给工厂,我原来的那只新的后来已经变成旧的口琴也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于是,提着一只帆布箱子和一只旅行袋,精当光一个人,没有任何乐器的伴随,来到现在已经开通跨海大桥的崇明最最西头农场的12大队。

庆幸的是,我的同学、那时的上、下床、我的好朋友“老本”——他叫吴本传,我们单取一个“本”字作为混号——带来了一把二胡。

这把二胡是黑红黑红的颜色,松香已经把它的音箱和马尾摩擦的部分染得像是涂上了一层细细的雪粉,可见得已经是一把老琴了。老本非常喜爱这把二胡,有空,就会取下来拉几曲,他最喜欢拉的曲子是《北京的京山上》——好像是柴旦卓玛演唱的一首歌:

 

北京的京山上光芒照四方,

毛主席就是金色的太阳,

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农奴的心儿照亮

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光辉的大道上——巴扎嘿!

 

二胡我从前也是摸过的,现在还背得出来而且当时也拉得比较上手的曲子叫“赶集”,好像是2-6调的,但不知道是哪个作曲家做的,二胡拉起来还是蛮好听。而“二泉映月”、“旱天雷”、“光明行”很早就知道了其曲谱,只是由于自己没有长性,拉拉停停、听听拉拉,也都拉不全。

做农民的几年里,最最可怕的不是冬天赤脚踩在冰上开河,也不是烈日下挑粪,不是在密不通风、热得透不过气的玉米棒子地里采摘玉米,也不是插秧插得腰要断掉了似的疼痛,最最可怕的是农闲下雨没有事情可干待在宿舍里等吃饭!

每当这个时候,无所事事的六个人——寝室里一共四张双人床睡六个人,一张空床放行李——就想方设法地设法消磨我们最年轻、最美丽、最宝贵的生命。

老本和其他七个室友喜欢下围棋和看围棋,而在对弈的时候,总要大呼小叫、喊爹骂娘,发狠的时候,屋顶都要掀翻了!而这时,他的胡琴却闲搁一旁。当此时,我就取下他的二胡,躲在角落里一个人自得其乐了。

当七亿人民七个样板戏,样板戏都是京剧的时候,我们这些稍微机灵点的年轻人,对那些样板戏的段子,真是倒背如流啊!

拉了几句革命歌曲的旋律以后,我突发奇想,要不,我拉拉样板戏的选段试试看?说着,我把二胡地“千斤”——那扎着丝弦和琴杆的一圈儿细绳子——狠狠地往下一直抹到里离开共鸣箱一虎口的地方,这样一来,拉出来的二胡声音就不再悠扬的而是硬直的、似乎比较接近于京胡的声音。

脑子里立刻想到了一个唱段:

小常宝,

控诉了土匪罪状,

字字血,

声声泪,

激起我仇恨满腔——

……

这是一段《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著名唱段。特别是唱到仇恨满腔时,杨子荣一段鼻音哼唱,特别抒情而动听。

由于曲调是在太熟悉,所以三拉两拉,马上就拉熟了!

恰好此刻,住在我们平房后面杨胖子踱了进来。

先是在老本他们那儿拉扯了几句,见没人搭理,就来到我的面前,见我正拉“血债要用血来还”,就走拢来,跟着我的胡琴声抑扬顿挫地唱了起来。一段唱罢,竟然惹得那帮棋迷大呼小叫起来:“好!好!”“再来一个!”

杨胖子五短身材,肚子挺大,冬瓜脑袋,最特别的是两撇眉毛,竟然像两把扫帚似的,左右撇右一捺的横在额头上。他耸了耸鼻子,说道:“要么,再来一只,哪能?”

“来啥”我问道。

“风声紧、雨意浓……”

“哈哈,杨胖子,侬老来三格呀!还好唱青衣啦!”“好啊!好啊!”

我拉了一个过门,杨胖子就用假嗓子唱了起来,我则学着拉琴师的模样,手中的一把弓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使劲地摆起谱来!

你别说,杨胖子这戏还唱得不错,而我这琴呢,也还拉得不赖呢!

回到上海休假,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去买一把京胡,带到农村去拉去,解解闷。

早晨,我来到了小菜场,那会儿的小菜场里,除了小菜,什么都有。我来到一家竹器铺子,立刻就找到了扎在一捆的京胡。

问价钱,是二元四毛一把。是大概一顿饭的价钱。我左挑右选,选中了一把,拉米米拉,拉米拉米……坐在他的凳子上就拉上了一曲。街上做生意的贩子也都伸出头来看一眼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琴师。

京胡带到大队以后,哈哈这小小的矮平房里可就热闹了!

这边是“戳那,跑两平五!”“耐娘的,马二进三!”

那边是“还有两口气,两口气!”“戳那,侬眼睛看看清爽好伐!”结果“哗”的一声,围棋子洒落一地。

此刻,老本7元钱买来的无线电还在响着样板戏:“穿林海,过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而睡在最里面的我和杨胖子,则大唱起革命样板戏来!

诸君有所不知,这京胡在京胡舞台下听听倒也还清脆悦耳,可是一到宿舍里,那个声音,可真算得上是气冲霄汉的了!

每每屏到最后,总是下棋的先收场、老本关了无线电,而我,却总是笑到了最后!

此后,这把京胡一直伴随着我在农场打拼,为大队大唱革命样板戏还出过力呢!一直到72年上调回沪,我背上的马桶包里,还放着那把便宜到头了的白竹子粗制的京胡。我最初的音乐世界(五)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