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我最初的音乐世界(四)  

2013-02-09 16:10:34|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初的音乐世界(四) - baijianone - baijianone的博客

 文革是一个阉割了音乐的时期——套用白居易的诗句,就是“文革时期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贝多芬、莫扎特、海顿、老柴是资产阶级的,“春家花月夜”、“二泉映月”是封建阶级的,何占豪、陈刚连同他们的小提琴协奏“梁祝”、贺绿汀连同他的“牧童短笛”、李焕之连同他的“春节序曲”、吕其明连同他的“红旗颂”,统统成了反动的东西,再没有人敢聆听,也再没有乐队敢演奏了。

很奇怪的是,尽管整个的社会已经把传统和外国的音乐打入了冷宫,但是,在民间,这些东西却仍然偷偷地流传着,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因为,人们的生活需要音乐,需要歌唱,就像人们的生活需要空气、需要水分一样——即便表达的是悲怆、是哀伤、是愤怒或者是叹息,也是要表达的啊!

大概是高中前后,我已经不大打理口琴了,我觉得口琴音质单调、半音阶转换麻烦,并且缺少气势和厚度。

那时,我最羡慕的是手风琴。站在舞台上,哗啦啦这么一拉,气势立刻展现出来了。特别是伴奏前苏联歌曲,那种浪漫的欧洲风情,立马会出现在眼前。

我很想买一架手风琴,我经常贴着上海中百公司四楼乐器柜台的玻璃,眼馋馋地观看着“百乐牌”手风琴那黑白光滑的键盘和复杂如一颗颗小豆豆的伴奏贝司。

当时一架120贝司的手风琴的价格是三百多元,比自行车贵多了。所以,父母是决不会因此而慷慨解囊的。

事有凑巧,文革开始不久,有一天,我的小姐夫来家,谈及他们工厂已经停工,工会有架手风琴没有人管,可以拿给我玩玩。

我一听说,立刻兴奋起来。因家庭出身不好,不敢参加“革命”而成天逍遥在家无所事事的我,第一次在文化革命中露出了笑容。

这是一台60贝司的洋红色手风琴,有七成新,音色也不错。二姐夫背来时,我喜欢得饭都不吃了,立刻摆弄起来。先是在乐器盒子当中找说明书,因为有了说明书,好多问题就好办了。可惜,没有!问姐夫,他也不懂。

咋办?自己摸索呗!

我属于小脑比较发达的人,因此带有操作性的技术,经常很快就能把握。

学口琴时,拿起来就能吹歌曲;游泳很快就学会,而且还有模有样;乒乓球也是很快就打得不错,溜冰没有十分钟就不跌交了。

最鬼的是学自行车。

我们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种小轮盘车,都是28吋的大家伙。任何人学骑自行车,没有三、四个人扶着是不行的。

那天同班同学“油爆虾”——他叫袁宝华,但是用上海普通话就很容易喊成“油爆虾”。叫“公用电话”的阿婆总是在小区哇啦哇啦喊道:“油爆虾电话!”于是就有了这个绰号——把他爸爸的“老坦克”骑来了,供同学们在学校操场骑着玩耍。

我突然提出来想学一学自行车,“油爆虾”立刻同意,呼啦上来5、6个同学,把我扶上了车。“脚用力踏!眼睛向前!龙头掌握平衡!”“油爆虾”大声嘱咐道。我一丝不苟,遵旨照办,向前踏去。

不想他们只是扶了我大约百把米,看我已经掌握平衡,就一个个地松开了手开溜了。可怜只剩了个我,在操场上面转了三、四个圈子,想停却停不下来——然而,就这样,我立马就学会了骑车!

现在,我要学会这手风琴,是否有学自行车那样的便利呢?

我观察着右手的键盘,这似乎问题不大,音阶、半音阶、调性都懂。搞不清的是左手的黑色小豆豆贝司,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把左右手配合起来。

我想,要知道贝司的配合,首先得晓得贝司都是些什么声音才行。

于是,我仔细一个个地察看那些“扣子”,并且用手指一个个摸过去。突然,在所有的“扣子”的当中发现了一个“扣子”是扁下去的!哈哈!这一定是个“皇帝”或者“国王”。有了他,其的“臣”、“佐”、“使”就好办了!

我把这个“扣子”按响,再从右手键盘寻找它的调性……很快我就搞清楚了它也是“C”,和“中央C音”是同一个调性。

仍循此法,很快,从这个C 往下排,找出来依次的“扣子”是F、降B、降E、降D…… 而从这个C往上排,依次的“扣子”是G、D、A、E、B……。

接下去,再解决“三和弦”和“七和弦”,就这样顺藤摸瓜,把它们的和弦都记录在小本子上。

一切搞清楚后,土法上马!马上拉歌!就像马上踏自行车上路一样。

先是想拉一个“秧歌舞”,就像吹口琴那样。想想不妥,那时是文革,不要惹麻烦,说我是封(封建主义)、资(资本主义)、修(修正主义)就闯祸了。于是,考虑再三,我先拉一只毛主席的“语录歌”再说——当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小红书《毛主席语录》,有许多热爱毛主席的音乐家为他的语录谱曲,歌唱,于是就有了全世界首创的“语录歌”。

我找到一首《我们必须相信群众,我们必须相信党》,它的曲调似乎比较慢,比较好掌握,歌词是: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

这是两条基本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

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

我先把右手的主调部分练熟,慢慢再把左手的贝司配上去,“嘭嚓、嘭嚓”,两拍子的曲调,强弱强弱……哈哈!还真像是那么回事了耶!

这第一首曲子拉成功以后,接着就拉上了其他的歌颂毛主席和党的歌。一首接一首,越拉越熟,越拉越兴奋。

那些日子,我每天都是这样度过。冬天拉倒出汗,暑日身边放一只打满冷水的脸盘,拉出一身臭汗,就歇一歇,用水擦擦再来。结果,左手背的因为一直卡在皮带上,都拉出了一条血口子!可见多么卖力,多么认真!

后来,连正在挨斗写检查的父亲也坐在一旁欣赏我的演奏了。他甚至不无遗憾地表示,文革前工资没有被扣掉的时候,原是可以为我买一架手风琴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