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ijianone的博客

 
 
 

日志

 
 

年老格同学们,我伲来相会(重录)  

2018-07-29 08:11:10|  分类: 散文龙井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按:非常奇怪,我在2009年发表在博客的“年来的同学们,我伲来相会”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见了!现在从其他转载的网站上拷贝过来。重新发表在此。首先因为是大学同学的聚会,十分难得;其次本文是用沪语写的,比较好玩。因此舍不得堙没了。但是这次重录,却又许多照片暂时来不及放置。看什么时候有空,再加点缀罢。

  2009418号,经过陆班长以及上海大学留守代表尤主任策划,杨校办帮忙,还有几位大老倌格资助,已经过去了30年的78届中文系大小同学到“上海万人体育馆”集合,然后到苏州西山宝岛花园酒店聚会两天。

  消息传来,大家的开心得勿得了,赛过老底子过年。

老清老早,天光还是黑铁木蠹格辰光,礼拜几——伊格名头听起来活脱像煞是“礼拜几”三个字,格罗大家随叫伊礼拜几)就等到了邻居林双胞(伊生了一对双胞胎,姓林,格罗叫伊这个名字),两只老头子赛过去参加春游,三步并作两脚急吼吼去乘地铁三号线。

一路走,林双胞还辣浪不断个问礼拜几:“老礼,老礼,阿拉会勿会迟到啊?伊拉跑脱,来么完结.

“勿会,勿会格!老林侬就放心好来!”

地铁到了虹口体育场站,从车窗里看出去一眼就看到了立了站头浪向、穿了件休闲西装、看上去邪气洒脱、起码比人家要高出一只头格蔡长脚——老底子复旦分校格排球队主力!

一进车厢,蔡长脚来煞勿急搭仔林双胞搀手——伊拉两家头已经三十年勿见面了!不过,伊拉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长脚根本没啥大格变化,老林呢?除脱头发染霜,也才差勿多,连伊格“把细得不得了”格性格搭仔绅士格样子搭三十年前是完全是两只手伸出来——无啥两样!

长脚是阿拉班级年龄最小格小同学之一,也是最想自家家乡、想上海、想亲人,想阿拉班级的外籍华人。礼拜几搭仔伊几乎每年要见面格。搿能介一来,三个老同学就一路闲话讲过去,把车厢塞了只"塌塌铺"!

万体馆正门台阶浪向其实已经立满了老同学。搿个辰光,一片又一片,一阵又一阵格问候声音、惊呼闲话,拿零陵路浪来来往往车辆格"轰隆轰隆"声音压扁脱了!

“侬好!侬好!侬好!”

“老样子!老样子!老样子!”

“三十年来!三十年来!三十年来!”

“勿得了!勿得了!勿得了!”

“还可以!还可以!还可以!”

“马马虎虎!马马虎虎!马马虎虎!”

“还好!还好!还好!”

勿晓得啥格道理,差勿多每个人讲闲话用格随是重复格句子!大概人老了,闲话就罗嗦了,也可能人老了,耳朵就要"打八折了",反正也讲不清爽。

突然,伊面传来男女两重唱:

“老头子!老头子!老头子!”

“老太婆!老太婆!老太婆!”

原来,班级里厢格老阿哥、老阿姐到了!

“老阿哥”当中有李书记、王崇明、孙单车、乐成教、礼拜几,“老太婆”当中有“大老太婆”刘萧为、“小老太婆”徐青绒、还有“年轻格老太婆”叶外贸罗啥。

等了一歇歇,大客车就来了。大家上车以后,一路浪个欢声笑语、叽里呱啦讲不光。

转眼就来到了苏州西山格宝岛大酒店。

先到大厅小坐,然后到饭厅吃饭。迪格辰光,大家开始了互相坐定了交谈,只看到闪光灯嚓嚓嚓格亮个勿停。大家像煞要拿三十年格辰光拉转来念九年一样!

只要一交流.大家就发觉,原来老同学还是老样子格脾气性格,连讲闲话的态度也是老底子一模一样。

侬看迪只台子浪厢,林双胞抱牢仔公文包,总归勿会忘记老行当,伊对右面格沈社科讲:“喂!社科,社科!我格包里厢迭本《逍遥游》阿是侬拿去了?哪能不看见了?”

沈社科讲:“哎,老林,肚皮饿了,还是吃饭要紧。勿要逍遥来!”

叶皿听到伊拉格闲话笑煞了。伊讲:“《庄子》嘛也是要读格,饭么也是勿可以勿吃格!”

礼拜几看到陆班长忙上忙下,头浪向个汗油光上亮格,噢索跑过去,一把拿伊拖过来,请勒位子浪坐落来,拿出照相机交拨蔡长脚,抓紧辰光拍了张照片,本来还想交伊多讲两句闲话。结果伊屁股还没坐热,就把了别人叫去哉!这趟聚会活动随是伊张罗格,亏得阿拉班长,看伊样子蛮“撒度”格。

阿拉格“班长”迪只位子是勿会退休、勿会下岗、也勿会退居二线格,是一直要请伊坐下去格!

对过台子旁边坐了五个人,伊拉是陈拿大、李马列、朱古籍、孙单车特子礼拜几。

陈拿大讲,伊一共写了九部《回忆录》,按年代排列。大家一听,哪能会不起劲呢?李马列讲:“太好了!太好了!同窗拜读!”礼拜几问:“陈拿大,侬带来了伐?”陈拿大拍了拍右手迪只黑拨落托格拉练包讲:“统统勒浪里厢!”

伊闲话还无没讲光,四个人跳起来哉!

孙单车叫:“把我!把我!把我!”李马列手伸得老长老长:“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朱古籍一边拍沙发一边蹬脚:“还有我!还有我!还有我!”礼拜几更加不像样子,索加自说自话去掏陈拿大格黑包来!

陈拿大看到大家迪副卖相,吓煞来,连忙用手掌捂牢迪只黑包,向大家打招呼:“不多!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下趟!下趟!下趟!现在只好拨各位共读一本!

迪格辰光,我伲格老班主任张主任又交何巍巍来轧闹猛,也想拿迪本《回忆录》,把个陈拿大急得汗也跑出来哉!最后伊答应勿惜工本,多印一点,做到班级里厢人手一册。

此地块勒浪搞不清爽,格面只看到王世博一面看手机一面哇啦哇啦也不晓得勒浪埋怨啥人:“吾老早就告诉过侬,还有377天,还有377天,侬哪能尕记勿牢格呢?”坐勒浪旁边格光头老弟沙老板看不过去了,高声喊起来:“阿拉讲闲话重要,勿要睬伊!”闲话讲光,也自顾自像老头子一样,重复了三遍:“拎勿清!拎勿清!拎勿清!”

沙老板是我伲班级里厢最小的小阿弟,耳朵灵光、记性不错,勿晓得啥格道理也讲起老头子们格“立方”闲话来了。

任证券勒浪搭仔两个女同学杨校办、叶外贸茄三胡。任证券讲:“我交嗱讲,勿是吹牛皮,股票叠只物事,勿吃亏就勿晓得啥格叫做白相……” 杨校办讲:“搿么我阿要再试试看呢?”叶外贸点点头:“我倒也想捞一把个,勿晓得阿可以请侬……”

长脚、阮院长,礼拜几坐勒一道,各人又拍了好几张照片。

 大家看得出,阮院长格身体要比老早好得多勒,人也胖了交关。三个老朋友还没谈了三句闲话,就拨了人家拉走了。

长脚、阮院长礼拜几三家头正想拍一张集体照,结果张仲裁迪只“小浮四”插进来啊达,倒是阮院长交阿拉三家头拍了一张照片,侬看张仲裁迪只“小浮四”,一副得意格面孔。

不远是张班主任、朱古籍、何巍巍叙旧,讲得来亲热得不得了。旁边走过年轻帅哥、漂亮小姐随被吸引牢了,不肯走开,索介立勒浪看闹猛。讲现话讲多了,也蛮吃力格,伊拉几家头离开了大家,偷偷叫勒浪讲地啥呢?

徐为哪头往饭厅格方向张了一歇,悄悄交王少儿讲:“饭堂无没消息呢!”王少儿笑笑;“还好,我打了底来格。”

不过,过了一歇歇,饭菜就做好了。

陆班长请大家入席,等到全班同学坐好,陆班长做了简单的开场白:“同学们”,伊讲,“今早大家聚会,没有什么东西招待大家,请各位原谅。希望大家汤、汤、汤吃光……菜、菜、菜吃光,汤吃、菜吃、汤吃、菜吃、汤吃菜吃、汤吃菜吃——光……”陆班长的闲话赛过勒浪敲家什!

旁边坐了伊格囡,听伊拉爸爸讲戏话,笑得不得了。

迪顿饭吃了蛮多辰光,大家讲得多吃得少,像煞肚皮勿饿一样。

刘萧为、徐青绒搭仔商界大老总南京路浪厢格汪华联三个人勒浪吹牛皮。

汪华联讲:“老实讲,只要阿拉小人好、阿拉老公好,屋里厢有吃有穿,日脚阿会过得勿好伐?”

徐青绒笑了附和:“就是就是,我也是迪个看法。阿拉屋里厢也是蛮太平格。阿拉老公高大全身体好,脾气好,阿拉牛牛已经工作来,现在就是缺个媳妇啦!”

刘萧为点点头:“我屋里厢也无没啥问题,阿拉老潘是个模范丈夫,儿子也听话,一家门和睦过日脚,所以才好出来为社会出出力,做做义务劳动。”

两个姓贾的坐了一道.一个是贾文新,一个是贾弘慷,贾文新肚皮里厢已经唱空城计了,看了台子上厢的随便啥格物事随感兴趣.伊问:"这是什么里格东西?"贾弘慷回答:"这个东西,只有吃到肚皮里去了,才是属于侬格东西,否则随不是侬格东西!就好象钞票只有侬用脱了才是属于侬格钞票,否则随不是属于侬格钞票一样!

饭桌浪厢,庄政协和邵乐临在聊民生问题.庄政协讲"现在,民生问题已经引起了大家广泛格关注,侬看,医疗啊、养老啊、食品卫生啊,每个人随少勿脱格呀!"邵乐临笑着回答:"对格对格,不过这些问题阿拉迪批应届生好象还远着点,和侬迪批老三届比较接近罗!""对,对,对,革命有先后,有先后,有先后么!"庄政协抿着嘴巴,微笑勒讲.

王电视、周股票和阮院长坐勒浪一桌.周股票一直勒浪回忆了三十年来的成就,讲到动情格辰光,不由得有点哽咽起来.迪歇王电视安慰伊讲:“一个人做一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阮院长勒狼旁边一抹生格点头。

邵国际对陆闵行讲:“比比看,阿拉啥人肚皮大!”陆闵行笑了讲:“侬看看我格肚皮啊!”

须老师也属于老头子格行列里厢了。伊格闲话交关实在,伊对几个老头子讲:“身体第一,其他随是次要格!”“对!对!对!”大家连忙附和。

勒浪须老师台子格旁边,徐公北美摸着下巴,正在考虑现在黄金的价格:“买进,还是卖出,格是个问题。”戴葆杉坐在伊格后头,一边看徐公北美的背影,一边心里想:“这位徐兄外表倒无啥变化,不过经历一丰富,讲出来格闲话就不同凡响了!到底是周游过世界格‘夯榔头’啊!

“夯榔头”走到尤主任身边:“听说侬还经常打网球啊?”尤主任讲:“白相相,白相相,白相相……”

伊拉只晓得讲闲话,眼门前格汤罗、菜罗、点心罗啥,统统冷脱来,象色无没看见一样!赛过只要讲闲话,肚皮就会得饱饱一样!想不通伊拉……

中饭吃脱,走到门口屏风口,王广播见到了老林、老沈、老叶、小杜,不禁老泪纵横。伊是讲普通话格,伊讲:“想不到啊想不到,连我们的小老弟杜老总都有白发了!”

饭后,大家到一个观景平台浪厢小憩。面对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的太湖,大家都感到心旷神怡。

当时的班级分为六个小组,小组里厢格同学相对比较熟悉,于是,老自然格,各个小组的同学聚集勒浪一道,畅叙别情。

迪格是第六小组格同学,当中是班主任,“揠”了人家后头格老句三是贾文新。大概伊平常出头露面格辰光比较多,到了老同学里厢倒谦虚起来哉。

第一小组不晓得啥格道理,一个女同学阿无没。本来班级里女同学就少,但是也不至于一个也无没吧?要问问伊拉小组里厢的朋友才晓得究竟。

轮到第五小组拍照了。伊拉倒是红黄蓝白黑、五颜六色随有格,

下头是第二组了。伊拉有十一光人,假使要“配模子”格闲话,其他小组肯定勿是对手。看看,黄广播、沙老板、徐记者和柴房产,是啥格身胚啊!

下头第三组登场了!奇怪了!奇怪了!奇怪了!啥地方我伲班级还有介小格一个小同学呢?崇明格杜老总不是最小格吗?问下来,原来是秦公安格囡囡。

最后拍格是第四小组.此地块穿得最鲜艳的就是叶外贸了,不晓得啥道理,人家随开开心心格,就伊一家头表情特别,原来伊怪尤主任拍了太快了,伊姿势还无没摆好就钦了快门

各个小组拍照完毕,陆班长下令自由活动,到两点半会议厅集合.

来么大家轻松聊天,散步,看风景.自由组合拍照片.

此里块是78届新成立格"退休工人管理委员会",大家推选夏过量做主任,负责大家格老年组织活动等等事务.不过,好象还少了交关人,伊拉大概勿想参加“退管会”!

哼!想想算了,伊拉勿高兴来拉倒!下趟阿拉到西郊公园白相,阿拉来“官兵捉强盗”,不带伊拉,嘿嘿!“吼”死伊拉!

班级里厢四个姓李格在此留影,伊拉是(右起)李科协、李书记、李马列、礼拜几。

宋工部、王崇明、夏过量坐勒浪晒太阳。

王崇明问:“宋老弟,你在什么地方工作?”王崇明讲的是官话。宋工部讲:“我勒浪市政工程局,就是清朝的工部局。”“啊啊”夏过量讲:“里厢阿是有交关过去格档案啊?”宋工部讲:“对!对!对!兄弟如果对这些物事感兴趣格闲话,尽管来寻我。”

看到三十年不见格张磊小弟,不拍不足以平兴奋之情。

女同胞们想拍一张“同胞照”,等来等去少了一个人!大家哇啦哇啦喊也喊不来,真是“脚踏死人”!

西面寻不着,格么东面有伐?也无没!搞啥格物事么!

好不容易随到齐了,陆班长又吹叫鞭了。来么把刘萧为气死哉。伊讲:“陆班长人是蛮好格,就是有格辰光做事体老老‘触气’格——人家刚刚集合好,伊来煞不急吹叫鞭来!”奚少儿附和:“哎!陆班长这点缺点不改脱,阿拉叫‘退管会’管管伊!”叶外贸讲:“现在‘退管会’对伊还无没办法啊!”立勒不远格徐老师推了推黑眼镜,撩了撩袖子管,狠狠地讲:“啥格叫无没办法呢?!”迪格腔调,有点黑帮老大格味道!

代表们款款步入会场,罪过啊真罪过,从头到尾不曾看到一个记者来采访我伲这点代表先生、女士!

迪位穿黄汗衫格,是金夜报先生,伊手下的记者不要太多啊!就是勿肯抽两个过来“应应景”,自己招手倒招得起劲来!

见林高桥低头不语,曾石化问:“侬哪能啦?”林高桥讲:“无啥无啥……”

会场已经布置好了,倒是像模像样。大家济济一堂,气氛热烈。 阿拉班级格两位终身领导发言,谈聚会筹备的经过。下头按照班级学号,每个同学向大家介绍自己三十年格工作。

刘财经讲的是普通话,伊是阿拉班级“唯二”讲普通话格同学。还有唯一格谈药业——伊勒浪美国。

刘财经讲:“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是用全付的精力,克服这场经济危机……”

勒浪刘财经讲话的时候,李科协神情关注。有古诗讲:“一词一句总关情”,讲格就是现在迪种情况。长脚勒浪偷吃东西,杜老总勒浪打呵欠,不晓得迪个辰光是哪里一个同学勒浪发言。阮院长的话言简意赅、入木三分。伊讲:“近年来,我伲国家的法制工作已经上了一个台阶,这是有目共睹格。但是,我伲还要清醒格看到,我伲国家里,还有许许多多格法盲,迪格就需要我伲做大量格教育工作……”阮院长发言格辰光,会场里厢安静得勿得了。关于这次老同学的聚会,孙区座从利国利民角度谈了五点意见。第一,一定要把迪次聚会活动搞好!第二、搞好同学聚会,领导是关键;第三、同学们年纪大了,要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第四……伊格声音铿锵有力,语速较慢,声音较低,但是字正腔圆,大家听得特别清晰,也特别感到亲切。几个女同学先后发言,但是只有叶外贸发言特别搞笑!

伊格嘴巴里有一颗葡萄无没吐脱,所以伊格发言阿拉听了不大清爽。好象是讲:“吃葡萄要吐核桃壳,吃核桃要吐葡萄皮!”结果大家一记头闷脱!大家想,格哪能吃法子呢?哪能吐法子呢?整个会场议论纷纷,赛过勒浪做“脑筋急转弯”!王广播对这些动脑筋格事体不感兴趣,索性打起瞌睡来,李马列则在一旁想:“这种逻辑,完全不符合马列主义认识论嘛!”

陈拿大同学把“发言”发展到了“演说”格高度。伊是立了浪发言格。声音响亮、神情激奋。伊讲:“宾语从句内部结构为real news is something. 此里块something为宾语,someone somewhere wants to hidesomething的定语,此里块省略了从句连接词,并将somewhere提前了。原来的语序应该是something which someone wants to hide somewhere……”

大家听到三十年前我伲班级“现代汉语”大师今早居然分析起英语语法来了,听呆脱了!情不自禁拼命拍起手来!“勿得了!勿得了!勿得了!”会场里厢随是重复格惊呼!

会议发言一直持续到了七点种,然后到宴会厅聚餐。

吃夜饭格辰光就没大没小了!大家不三不四,搞五搞六,瞎七八达,想讲啥就讲啥,真象《欢乐颂》里唱格一样: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

     我们心中充满热情来到你的神殿里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消除一切分歧

     在你光辉照耀下面人们团结成兄弟

大家正勒浪尽情欢乐格辰光,忽然响起了庄严的《结婚进行曲》,所有格同学随放下了酒杯,不晓得发生了啥格事体!想想今早不应该有新人勒浪我伲格厅里厢吃喜酒啊!

只看见大门口门帘开处,有两个花枝招展格小姐推进来一只长方小台子,台子浪厢摆了一只大蛋糕,蛋糕浪厢还有25支蜡烛!原来今早是阿拉班级里厢一对夫妻叶皿、王少儿结婚25周年庆!所以进行了迪种仪式,对伊拉两家头表示衷心格祝福!

迪能一来么闹猛了!

起哄格、喊叫格、说戏话格、敲边鼓格、出馊主意格、要点香烟格、要伊拉同吃一只吃苹果格、要闹洞房格、要买红枣、花生、桂圆、瓜子格老朋友们,统统跑了出来!

有同学讲:“一定要喝交杯酒!”


有同学讲:“一道切了蛋糕分把大家!”  有同学提出来:“伊拉勿拥抱哪能来三?!”

迪只仪式把迪趟聚会气氛推到了高潮!

其实勒浪下半天的发言中,秦公安闲话最最感人、也最最朴实,伊讲:“我结婚后交关辰光一直无没生小囡,心里蛮郁闷格。但是自从上趟阿拉班级聚会以后,我回去不久就生了迪个小囡!可见得,阿拉迪个班级是能够为阿拉每一个同学、老师带来好运道格!”

可以预料,迪趟聚会必然又会带把全班所有同学、老师好运道!

身体不大好格会变得健康起来!

工作不大如意格会变得顺当起来!

心情不大好格会变得快乐起来!

看看!有介许多同学撑腰,哪能会勿带来好福气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